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2/01/06, 17:29 PM | 辛亥校友 | (1215 Reads)
稱 William 是小弟,不是我只管把自己當老姐;而事實上,在他和太太面前,我直有老大姐的資格。

若不是校友會,斷我是個愛多事、愛結友、愛網遊、愛玩MSN 又不肯認老的大姐;也未必可能認識一個這樣令自己自豪的弟弟。

正是校友會啊!

那一個秋午,小雪老師急召回母校開會,說母校廿週年,想找些舊生回去商議大事;在座的 DL, TT, PP, William, HM, HS, S 連我共八人,除個別一兩個,其餘都是新相識。

在短短兩三個小時中,小雪老師頒佈要成立校友會,訂立會章,擬定各個崗位,擬定校友會各個事項,拍第一屆校友會幹事照片……只是短短一個下午中,統統順利完成;從此,我這個第一屆校友會主席,就多了七位弟兄姐妹。

William 當時是外務副主席,其實我們不太會分辨什麼是外務,什麼是內務;也不打算去管,反正第一屆的成立那樣倉促,人手那樣少,廿週年的校慶是那樣地趕急籌辦,任何一個崗位都要身兼多職。謝謝上天,第一屆的幹事弟妹都是能幹份子,不計較,不扭妮,不多話,每一個都實事求是,每一個都傾盡全力。

TT 跟我同期學生,我們這代人早已經在社會熬出頭,成為管理層;要拍檔本就不應是難事。 Wiliam 是個大學生四年生,在母校已經是出類拔萃一輩,科大校園也是傑出精英;要他乖乖聽令,不可能;不過他往往提出令我們出人意表的見解。

是他喚醒我這個多年來在冗悶工作中,早已忘卻的開會程序;也喚醒我腦筋中快要被「理所當然」四字導致快將封閉的思維。

校友會第一屆幹事的早期工作,我直以為每次會議中最難纏的會是 Wiliam,卻原來跟我這個大姐私下往來最頻密的,竟才是他。

是什麼時候開始?大抵是他的大學畢業,也大抵是他不認為我會提前下班後,趕去參加那次畢業典禮;母校因為他在科大獲得一等榮譽生而特地頒給他的一項榮耀。 是的,我們開始互相瞭解,將關係伸延,也開始互相欣賞。

他把想追求的女生介紹給我,我替他的第一個情人節包裝最重要的第一束鮮花,我把家裡一些煩惱告訴他,他問我對他新加盟公司的發展意見,我跟他傾訴公司裡的煩人政治……我們是真心平輩論交;眼看他那小公司漸上軌道,眼看他結識個好女孩而墮入戀愛,看他聽我早婚的故事而推心認同,聽到他要成家立室了啦。

這晚,因為他,所有的他的中學同學、大學同學、校友會裡的幹事們,都來賀他小登科。這個在第一屆幹事會中被稱小弟的 William 早已在第二屆時接棒成為主席,今年還續任第三屆的主席,是眾望所歸的,我也著實看著他不斷地成長。

看著他那越益老練的管理手法,人際關係,就跟校友會裡所實學實用的鍛鍊不無關係。

新一屆幹事們都是在讀,還沒有踏出社會的學弟學妹,校友會或許沒能令你們有很深切的感覺。

校友的感情像酒,需要焙釀,校友會則是個酒窖,每年除新添存量,還要保存最佳室溫氣候,讓舊的也能越存越醇,濃稠芳郁。

就像這個晚上,不同屆別的校友來賀主席大婚,————飲杯!

留言(1) | 引用(1) | 話題(朋友)

[1]

恭喜!飲杯!

(是過路混水摸魚的一併舉杯...


[引用] | 作者 蝦米 | 23/01/06 10:03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