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8/12/07, 22:27 PM | 無懨工作間 | (769 Reads)
曾經有一位同事,負責倉務,是為我下屬之一。

我剛新上任,這位隸屬於我下線之倉務主任之下的倉務員,跟她上司一樣,自恃是公司老臣子,對我這個忽然空降,穿著白套裝打條真絲領巾,在貨倉中裝模作樣的女人上司諸多不滿。

我雖新官,也已非新任管理,對於下屬們的表情,只留上心卻暫不表態;我知道越早把不滿寫在面孔的,將來越會忠心不異,越把不滿密收腹內,越能磨銳腹中利刃,殺我一個措手不及。

這位同事叫阿爛,心中無墨,說話聲如洪鐘,為人豪邁非常,遇有不平事就立時先破口大罵;若將其置放於街市菜檔,自必成為街市一姐。 可惜,這裡不是街市,於是,我跟她最多的對話就是:「噓,靜一下,先留心聽我說,好嗎。」「蜜小姐,妳咪好以為我粗聲粗氣,我有個句就講個句唧……」阿爛就永遠先用這話打個墊。

有時對她不知好氣好笑,不過,日子一天一天過,她上線主任尚且都讓我收服了,她自然也對我心悅誠服起來。

故事到這裡,理應完結,往下去,一個屬下小團隊都一同聽命,理應再沒有什麼困難。何況,這小支隊只不過是我工作範籌一部份。

某日,老闆怒氣沖沖地跑到我辦公室:「我聽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說話,有人在樓下貨場跟人家說公司長公司短。」

「說了什麼?」
「我也不想重複,總之就是說公司什麼不好什麼不好。」

「謠言止於智者。」我想這樣直截了當跟老闆說,可是我也為保自己飯碗,看在老闆那火光紅紅的表情上,也不敢直諫,換句婉轉的:「像我們公司那些小職員女人仔之間所說的,很多時都一時意氣作不得真,說話傳來傳去更會變質,或許我們都不必太認真。」

「人家就是說,話都統統來自你下屬阿爛,妳要去警告她,再造謠壞我公司名聲,就得要炒掉。」老闆的氣還沒有下:「不止於她,妳去跟所有同事說,誰再敢說公司半句壞話,我管哪是誰,都得要炒!」

這樣的聖旨,最難頒怖:「奉天承云,皇帝詔曰;邊個講過公司一句壞話,都要抄家。」

解鈴還需解鈴人,只好先去探聽一下阿爛究竟說了什麼觸動龍顏。 阿爛雖然平日聲大大,可是手下做事的爽快能比男兒漢。觀乎她一直對公司耿耿,一顆赤心可能還比我這個後來者還強,與其說她壞公司名聲,我寧願相信她遇有不平事,說話失重罷了。

素知阿爛粗人粗眼粗心事,一個說不好,她就以為我在她背後跟老闆說了她壞話,有心裝她機括子。 我兜兜轉轉,說話又不到題,結果查不出個所以來。

正打算將球下傳到她上線我的下線去,可惜,交球未完成,老闆又再次怒火中燒跑來:「我不是說過,再聽半句我們員工說公司的壞話就要炒嗎?妳這個經理究竟有沒有警告妳的員工?幹麼接二連三都出這樣的事!事情還一而再傳回我耳!」老闆一副京劇地唱:哼,可鬧耶!

我百詞莫辯,想細問老闆所謂壞話究竟是啥,他一擺手,別來跟我嘮唆,我說了就要做,把她炒掉,立時!

君要臣死,死哪有不死!

可是,推出午門監斬的卻只是我。 這刻,我該奮死跟老闆力撐阿爛無辜,還是依詔執行。

難題永遠兼附:「給她一個理由,就說破壞公司形象,處心誹謗公司,立時解僱,不作補償。」一副朕主意已決!

另一位部門主管見我皺眉:「阿爛不是善類,妳孤身迎戰嗎?」

「我能奈何?!」次日,與阿爛獨戰會議房間,阿爛跟預料中無異,粗口穢語全數敬上,把一切怪罪在我身上,聲音之洪霸,直蓋辦公室全層。

「冷靜點,妳在這裡罵也不會有結果,如果妳認為妳大聲,老闆就會出來秉公辦理,還妳公道,那麼,妳現下的聲音絕不會有人在這辦公室中而聽不到的。妳亦好應清楚我並沒有權大到將妳趕走,趕走妳對我亦並無任何好處,今日妳生氣要發洩,在剛才二十分鐘中理應發洩完畢,我沒有制止妳亦因為我清楚妳為人,可是,妳繼續發洩多八小時,都不會有新結果,如果妳認為需要去告公司待妳不公,我認為妳應立即去向勞工處報案或求助,只要勞工處認為有需要我的口供,我一定會很坦白地作供,因為那是我個人人格保証的作供。可是,我勸妳還是好好收拾這裡的一切個人物品包括感情,快快重新尋覓新生活吧。」

這一記,並非良心之行,話卻句句出自真心。

職場中老闆與員工之間,有說不清的是與非。

到最終,我們一班管理層都無人得知誰造謠,誰報串,所謂壞話又是什麼;就只怪阿爛為人過份率真,其憤世形象深入主民之心,自然而然就當了替死鬼。


[5] Re: Oku
Oku :
「蜜小姐,妳咪好以為我粗聲粗氣,我有個句就講個句唧……」
係我就會即係覆佢"妳估大晒呀!",然後再講,"我有個句就講個句唧……"
同輩同事大抵咁係最止咳,不過,作為佢上司,咁樣就未免有D細路仔鬥氣。

Bee
[引用] | 作者 Bee | 21/12/07 13: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蜜小姐,妳咪好以為我粗聲粗氣,我有個句就講個句唧……」

係我就會即係覆佢"妳估大晒呀!",然後再講,"我有個句就講個句唧……"

Oku
[引用] | 作者 Oku | 20/12/07 16: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桔子
桔子 :
有種存鬱氣慘死的感覺,唉......
但也感到你也很不好受呢。
Frostig :
真係唔抵!
也難為了你喇!
我一直沒有企出來為自己辯護過,不過時日過去了,是時候記下好讓我老了還記得曾經有過這樣一件事。

Bee
[引用] | 作者 Bee | 19/12/07 18: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唔抵!

真係唔抵!

也難為了你喇!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19/12/07 15:3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有種存鬱氣慘死的感覺,唉......

但也感到你也很不好受呢。


[引用] | 作者 桔子 | 19/12/07 13: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