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1/11/07, 23:15 PM | 隨筆也別緻一(05-07) | (703 Reads)

雖然曾經年輕過的都能了解,青春時總愛大呼小叫,舉動刻意誇張,只為引起其他人注意;彷彿讓自己任何時候都能站在舞台正中央,正陶醉在水銀燈全情表演著。

可是,我們應該學習在每每樂得忘形時,提醒自己一下;那是公眾地方,並不是自己家裡頭,更加不是什麼舞台中央。

 

有一年孤身重遊日本,正值鬆糕鞋瘋狂蓆捲日本時候;日本女生一向最痛恨自己一雙蘿蔔腿,好不容易熬到這些誇張的高撓型鞋子重新為主流,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把原先的最高厚度,再多加一倍——只要能讓自己看來高一點,一於無所不用其極。  

一般鬆糕底約2至3吋吧。 「才不,早兩天一單新聞,有女人穿雙5吋的開車,鞋底橫夾在剎車踏下,結果車禍。」日本女友報告說。 哇!不是吧。「前些時還有個女生穿著超高度在樓梯上踏空,由長樓梯上直摔下來,斷了腿骨。」

本來半信半疑,卻在往四國的大車站上,讓我踫上兩個以日本人來說已經不算矮的女孩,從月台一端嘻笑著晃過來。 人沒到聲先到,縱聲狂笑地穿梭月台,從這邊走到另一邊,又重在那一頭回轉過來,為的就是讓等車的人來看,來來來,免費Catwalk Show。決心把整個車站上下所有目光都掠過去,腳下正各踏一雙高5吋的鬆糕鞋,花枝招展地扭著腰肢,誇大盆骨扭動的角度;倘若我正坐在時裝騷中、又倘若身裁像樣一點,又倘若此兩姝蛋臉美麗可人,我相信可觀性能增高,憎懨的目光能減低的。

自由自信,再高唱我歌……我還道是歌詞才這樣寫,這刻只見都寫在兩女生面上,旁若無人;高音吵得其他人煩懨不堪。  真是世風日下,從前日本從來沒見過有女生有在這樣在公眾場合下放肆的舉動;記憶中日本女生都很靜很保守很堅持優雅。

我還道這是香港女生專利,向來自大自滿慣了,才最愛把街道隨時隨意來當個人的舞台,整天逼途人觀看她們的狂態表演,原來香港文化也順利入侵日本,把這種嬌縱和目中無人的病菌都傳播了。

說回來香港女生的「街上誇張表演」,今日也就見識了新的一場。

話說在中環老麥中,由於時間已晚,全場幾乎有八成食客都是單身而來,默默地獨個兒享受面前的快餐。 忽然角落一組卡座中有個女生用超高分貝的誇張高音叫道:「哇,嘩,我唔想再食薯條啦。」大家都轉過頭去望,還以為是老麥食品出了問題。

「我條裙唔著得啦。」條薯條還是條裙呀,大家頭上都浮著問號。

「咿——你搞到我條裙唔要得啦,我要去廁所啦,我要去洗裙呀。」獨個兒像唱戲似重複了兩次,站起身來,在擾嚷中,跟另一女孩走了出去;照理解應該是薯條弄穢了裙子,要上廁所清潔一下。

大家看那廂座,留下一個男生靜靜地坐著,面前的整盤快餐沒有被掀倒或混亂的情況;如果不是剛才的喊叫聲,相信不曾以為曾有過女生從那裡站起來過。

吃東西時不小心弄穢衣服事件,大抵每個人都總遇上過,如果是一盤湯、一杯飲品之類,的確也是件麻煩事,可是,才只不過是條薯條掉在裙上。 唉!不必這樣誇張吧!

不過好戲還在後頭,當那女生重回座位前,她不單止沿途大刺刺地讓全場都知她「回來了」,還當著那男生面前,想是為了要展示她裙子上的污漬已經完全洗掉,她把原本已經很短的裙子,掀起到坐著的男生的視線水平。

就是這樣,我即使坐在老遠,都幾乎看得見她的小內褲。天呀!我要洗眼呀!

這樣叫作卡威兒還是粉可愛呢?可惜我不是男人,我只覺得這姝無比作狀,令人噁心。

當眾表演,還是當眾出醜呀!

(男仕們,不要問我,我可沒有這姝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