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9/10/07, 16:51 P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593 Reads)
曾經有這樣一個童年時代的好朋友。

記憶中年紀比我小三歲。 跟媽媽和哥哥住在東莞篁村裡;而她爸爸卻住在香港,跟我天天都見上面。

她爸爸是我家的房客,是在她出生前就跟他的一位表姐來香港找生活的苦幹份子。 租住我們一個密不透風的小房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晚都按時回家來看看報紙早早捲鋪入睡。 把錢辛辛苦苦全都省下來,寄回去鄉間起房子,供他的孩子唸書。

他的大兒子比我年長兩歲,卻從來沒有跟我連絡過。 卻是小女兒,她一直在信裡稱呼我姐姐。

由我懂事開始就認識這位妹妹,因為伯伯總是跟我說起他的女兒的瑣事,把鄉間寄來的家書和照片讓我看。 我媽媽總是把我穿過的裙子,送給伯伯帶回鄉間;每一次伯伯回來,跟我說:「囡囡最喜歡妳送她的裙子,漂亮得很,整條村子的女孩子都羨慕得不得了。」我相信有很多時候,他直把對女兒的思念,投射到我身上來。

那年頭,鄉間都是窮得可以,一般人都喜歡把穿過的衣服鞋襪,幾乎家裡任何用過的雜物都扛回去;成年人如是,小孩的更加沒幾個會有機會置新衣服。

我算好運,家裡當時就只得我一個孩子,加上祖父母、爸媽都有工作,我的衣飾自然因為獨得寵愛而顯得有點奢華。

後來開始唸書,妹妹也開始跟我通信;由最初她口術哥哥媽媽代筆,到後期我們都互相寫信;我還會不斷寄她很多小東西,就像貼紙、圖畫、小文具……等等。 我的簡體字認字能力,就是在那些年裡,從一封信反複讀幾十遍直至把字都全猜出來而學成的。

每次在伯伯回鄉時,我和媽媽都不忘去買些即食麵、好立克、可可粉、小零食等……讓伯伯扛回鄉去送妹妹。

我知道伯伯一直想把鄉間的太太和子女申請來港,可惜年復年,一直音訊全無。 妹妹對來香港的渴望一年比一年強烈,幾乎在每封信裡都嘆道:「如果能來跟姐姐一起讀書,就太好了。」又或是慨嘆:「姐姐懂的真多,我在鄉間所能見的事物實在不能跟姐姐相比。」於是我越益把我唸過的一些故事書,都請伯伯送回去相贈。

在信裡,分享她在自己所住的村裡那家小學每次都考獲優良成績;後來,更加因為成績優異,獲市政府的中學取錄了。

可惜後來,父母因為跟祖父母吵了架,我們遷離了那房子;而媽媽也勒令,不讓我跟妹妹聯絡,就為怕讓祖母發現我們住址;於是,那年開始,我們的通信就停了。

直至祖父離世,我們重新跟祖母連繫起來;重遇這位仍舊在祖母家租房的伯伯時,妹妹和她媽媽也終於得到批准到香港來了,可惜伯伯人已白頭。

我跟妹妹終於會面了,這年她已經十三歲,而我卻已經中學畢業了;這個年紀和思想偏差,令我們難再續上當年魚雁之情。

她因為國內的教學水平跟香港的銜接不了,在本港找不上一家津貼中學願意提供她一個合乎年齡的學位,加上她的英文水平低於小學三年級;最後,只有一家本地很落伍的街坊小學願意取錄她。

我想,這對她來說無疑是個很大的侮辱,在她原居地,她是個質優的中學生,是省市學校內的尖子;可是夢想國一旦成為事實時,現實就一盆一盆冷水在頭上澆;她只好一切從頭學起,我相信這包括適應在那才不過幾十呎的房間中跟爸媽生活、為幫補生計還得幫媽媽秘密裡做點小外快工作,還有,跟實質年齡比她少好幾歲的同學們相處。

還幸好,她的小巧身形也許先給她很大幫助,還有她不屈不撓的的學習精神,最後都衝破了「英文」這個最大的障礙;後來聽說她被本港一家老字號貴族小學收錄了成為學生。

也許因為大家正在最敏感的青春期;也許都住到同一個城市裡而再沒有風俗交流的話題;也許這個姐姐還挺妒忌她之被破格取錄,當年我曾以A級別的小學評核成績,將那家貴族中學列於第三志願,可就是沒機會被取錄;也許,也許,我們的緣份盡了。

這刻,想念這位童年小友,希望有生之年,還是有機會重踫上。 更希望她在這都市中的生活安好愉快!

[7] 多情人

bee 妹妹 :
近日上網尋根, 所以對姓張的人頗敏感; 也頗懷念一些姓張的人.
妳肯叫我哥哥,我也叫妳聲妹妹吧!
妳這條村子呀 ,好寥寂呢! 是陸游先生所說的:
山窮水盡疑無路 , 柳暗花明又一村哪!
對朋友和親人的思念 , 是人的高貴情意 。
我閱覽張族第一位移民廣東的張氏始祖張九齡的生平 , 讀了他的事蹟 ;
讀到他的一首詩 , 極為感動 , 覺得他真是一個多情人!
情人節將近 , 將之鈔下 , 轉贈天下有情人:

望月懷想 張九齡
海上生明月 , 天涯若比鄰 ;
情人怨遙夜 , 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 , 披衣覺露滋 ;
不堪盈手贈 , 還寢夢佳期。

BEE 妹妹懷念童年小友 , 也表達出高貴的友情;這兒哥哥也胡謅一首
給妳,以表支持。

送給思念妹妹的人 大衛
山有樹兮葉有枝 , 思念君兮君不知 ;
人世自有多情人 , 乍見明月起相思。

******** ******** ********

每個人心中都有座斷背山。李安說的。
每個男子心中都有個小妹妹。大衛說的。
起碼我心中有個小妹妹,令我不時對她回望。

少年人前程萬里,根本不會回望。
一路上披荊斬棘,跌跌碰碰捱過了半生之後,
就會像老許般感嘆說:回頭望過去,都始終嗰句:
『有酒應該今朝醉!』
但李白這酒中仙告訴我們:『舉杯消愁愁更愁啊!』

消愁最好的方法是把心中的說話寫出來(假如眼前沒有傾訴對像的話)。
例如王安石懷念南京,他寫道:
『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是真的!『春風』的確會牽引出多情人無限的情思!
過萬首唐詩中有著數不清的『春風』呢!

那條銷金窩的「春風路」電話亭旁,
癡等著一位被港人拋棄的安徽姑娘!
是蘋果日報的一位多情攝影記者吧?
使她永遠留下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那條原本在兩湖之間的一條小泥路,
今日竟成為昌盛繁華的黃金春風路!
曾經赤腳踏著幼沙走著上學的小路 ,
今日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春風路」左轉往湖貝街角的郵局所在------
日寇侵華時是古樹環繞的社壇------
是日寇把村民砍頭的刑場------
是我童年攀龍眼樹險些跌死的生死場。

轉入湖貝小學,當年是一所張氏祠堂。
祠堂前是一片沙土操場。
隱隱尚飄來早操歌的廣播抑揚------
眼前恍見那次逃荒飢民過百人被串綁而過的大陣象------
還有左面小屋子被村民撞開抬出一具吊頸死農婦的突眼突舌怪模樣。
可我們小學生多守紀律啊!在喧鬧呼喊聲中------
還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地跳個不忙。

我們不是被解放了嗎?
為甚麼她不願做人了?
我們不是站起來了嗎?
為何他們遭綑起來了?

我們不懂憂愁:
音樂堂上興高釆烈的唱著1997年香港人才唱的歌兒……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
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

唱得最大聲最動聽的是住祠堂右面屋子那位女同學-------
聲底似梅姐姐呢……人長得真秀美哪!
她叫「春妹」------ 巧的是竟也帶個「春」字。
頸上繫條紅領巾,臉龐也紅紅的,早操跳躍時秀髮飛揚……
她是那麼令人難忘!

當年顏如玉,今日髮如霜;
紅顏易老春易盡,花落人亡兩不知。

鈔首唐詩送給她吧:

『娉娉嫋嫋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
春風十里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 【杜牧】
BEE 妹妹的小村子怪冷清清的。讓我來吹吹風……
讓風繼續吹……
帶來一些些古典如唐詩的 , 宋詞的 ;
或俗世如電影的, 風土的 , 流行曲的氣息來陪著妳......
鍾意逐字細嚼的妳 , 讀這篇留言 , 可別嚼痛了牙關呀! 哈哈 !!
多情的人不愁寂寞呢!
大衛字 ( 我不是自作多情------ 儂本多情 )


[引用] | 作者 davy | 04/02/08 15:0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DAVY
DAVY : sorry,一時糊塗,以為妳也是篁村人;妳是香港人思念篁村的小妹妹;人老了,自然會懷舊;妳懷念昔日的板間房;懷念昔日農村人生活的樸素和港親對他們的支持;農村姑娘的天真和勤快;懷念自己小學升中評核試的好成績.....妳很感性,很念舊.....我姓張,但肯定不是那位哥哥. 我近日正編訂家譜;發現當年(1913年)編修族譜的族人曾到過篁村查閱族譜,追查元明之間(約600年前)的一位先人遷徙到深圳大鵬的故事; 但不得要領.....我上網查篁村,不覺入了妳的小村子;寫下三言兩語,算是到此一遊吧! 沒有故意計算妳的年歲;也絕不賺妳一杯茶,抽妳半碗水.....大衛字
哈哈,你這段留言很有意思,令我再三重讀,細味裡面各一個字帶來的一個很特別的訊息。首先,原來你姓張,嗯,其實呢,我也姓張;所以之前大家才出了點猜度的狐疑,真有趣。不過你已經發現我並非篁村人,文中憶的小友並非姓張,不過她表姑姑即文中提到的爸爸表姐則姓張,看來篁村也會有很多張姓吧。
編家譜,這可是一項很浩大工程吧,我近年也好想替我爸媽找到源籍,可惜無從入手,希望你這行動一切順利吧。要找上600年祖先資料,真是很艱巨吧。我這個人並無什麼秘密,來久了我這個小村子,自容易找出確實年齡的答案呢,也不是什麼事情啦,也不是年輕少艾,哈哈。大衛哥哥,有空多來,寒舍無任歡迎。

Bee
[引用] | 作者 Bee | 01/02/08 15: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那妳不是姓張的

sorry,一時糊塗,以為妳也是篁村人;妳是香港人思念篁村的小妹妹;人老了,自然會懷舊;妳懷念昔日的板間房;懷念昔日農村人生活的樸素和港親對他們的支持;農村姑娘的天真和勤快;懷念自己小學升中評核試的好成績.....妳很感性,很念舊.....
我姓張,但肯定不是那位哥哥. 我近日正編訂家譜;發現當年(1913年)編修族譜的族人曾到過篁村查閱族譜,追查元明之間(約600年前)的一位先人遷徙到深圳大鵬的故事; 但不得要領.....
我上網查篁村,不覺入了妳的小村子;寫下三言兩語,算是到此一遊吧! 沒有故意計算妳的年歲;也絕不賺妳一杯茶,抽妳半碗水.....
大衛字


[引用] | 作者 DAVY | 01/02/08 15: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davy
davy : 我猜妳是姓張的;童年生長於上世紀60年代;今年有50多歲吧!!大衛
上世紀60年代……現在才是2008,大衛哥哥算式似乎有點不對。不過,我倒希望大衛哥哥正是當年的妹妹的哥哥。

Bee
[引用] | 作者 Bee | 29/01/08 21: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姓張的

我猜妳是姓張的;童年生長於上世紀60年代;
今年有50多歲吧!!

大衛


[引用] | 作者 davy | 29/01/08 14: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金婆婆 :
我個童年小友叫Penny,不過好細嘅時候番咗英國嚕!
我地既年紀,好多童年小友都只能在記憶中啦。


[引用] | 作者 Bee | 10/10/07 12: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個童年小友叫Penny,不過好細嘅時候番咗英國嚕!


[引用] | 作者 金婆婆 | 09/10/07 22: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