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6/09/07, 13:44 P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681 Reads)
多麗絲安蒂住在恐佈屋裡,她像一個會魔法的小仙子般,把這個恐佈屋變得不再恐佈,還有點少女浪漫的味道;那是她跟彼得安高新婚的時候。

房間是奶油白色的,一面牆上放著一張很大很大的結婚照,多麗絲安蒂的一雙很大很大的眼睛溢滿幸福。

媽媽很愛把我帶到多麗絲安蒂那裡,我對這個安蒂還是很陌生地,但卻很愛孵在她床方的化裝小檯裡;那裡總是香噴噴的。

我念的幼稚園跟恐佈屋比較相近,有時下課後,媽就相約安蒂一道吃茶。 見到穿得總是漂漂亮亮的多麗絲安蒂,我心裡總是很歡喜;環顧校園其他來接小同學的家長,就是沒一個像安蒂般好看。

後來,就有更多時候,媽媽交由安蒂來接我放學,而老師也認出了這位漂亮安蒂。

這一日,又來到恐佈屋裡面的安蒂房間;那裡多了一個新成員,她叫「娃娃」。是一個會眨眼睛的嬰兒模樣洋娃娃,她身體用棉布包著棉花做成,足有一個半歲真孩子的大小,甚至重量;頭、手、腳都是軟塑膠料子,一頭金短髮,樣子甜美到不行。

手和腳都依足一個真實嬰兒要抱時的動態,這跟媽媽帶我到展銷會上所見過所有的洋娃娃都不一樣,尤其是她手瓜腳瓜,那胖得像小肥肉地一摺摺隹似的模樣,實在討人呢;只消把洋娃娃抱在身上,根本就看看不出那是一個假的嬰孩。 最低限度,就連媽媽都愛死了這個「幾可亂真的嬰兒洋娃娃」。

這是彼得安高買來送他新婚甜心太太的禮物,正是安蒂心頭愛;可是,我由第一眼看上了,就沒一刻願意得把娃娃放下過。

安蒂慫恿媽媽也買我一個;一聽價錢,媽媽連忙想盡辦法請我別再想;對於當時生活來說,這實在是太奢侈的玩意了。

價錢究竟有多貴,到我有價值意識時,我那心愛的娃娃早已成了我的無價寶,所以,由始至終我沒有清楚過實價;我只記得最後,我把娃娃同一款色的抱回家時,是安蒂贊助,媽媽付了一部份,還在我的錢箱中挪用了過年的紅包錢。

那玩具店地點卻很清楚,是從前(1973年) 普慶戲院 (即今日的逸東酒店) 側的一家專賣入口洋娃娃的店子。 只見一列櫥窗中一排坐著的,跟安蒂那娃娃一般模樣的洋娃娃,全都可愛透了。

我選了她,或許是她選了我;總之,我抱著她,媽媽為我抱著原本盛載「寶寶」的透明膠盒子;我們回家了。

沒錯,我就是在那一刻,我跟媽媽決定將她定名為「寶寶」。

我的寶寶—相依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