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7/09/07, 21:52 PM | 無懨工作間 | (647 Reads)
雖然我的工作有很多難以言表的壓力;雖然公司並沒有很輕鬆快樂和洽共融的氣氛;雖然我在同一工作範籌上待得太久而有點疲態;雖然我的上司們都不大會給我明確的指引和讚許;雖然……
但幸好,我還有阿得和阿力;兩位在我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好夥伴——算是我近年越往低谷走的工作情緒中,供我一道清泉。

那幾次,事情被高層們的反覆決定而弄得複雜非常時,困難得讓我即使在同樣事情曾有過很多年經驗,都忽然覺得束手無策時;工作因為一些笨得再無藥可救的人,把原來好好的進度都統統搞彎,爛攤子擱在那裡喚召我去收拾時;我也的確覺得無助,沮喪,生氣,力盡筋疲,只是還好,就在我差點就崩潰時,因為阿得和阿力在那裡陪著我堅持著。

她倆還會傻裡傻氣地向我扮「李癡心」粉絲時,那一刻,我的確有點感動得想流淚。 是的,我不可以棄城投降,咬一咬牙關再來,因為有兩個粉絲正在等著跟我分享最後勝利。

疼錫她們,理所當然;要是誰能有這份耐勁和鬥志,跟我一同共過那些深夜的患難,都值得讓人珍惜吧。 敢說這些感覺絕不是那些只顧明節保身,只顧自衛的可以瞭解。 我慶幸這些年一直有挺我的粉絲,才能讓我多年在大小戰上勇戰披麾。

阿力跟我公私並肩多年,早就不止同事關係。 對她相方都亦師亦友甚至隨時互調,「喂!別這樣沒責任心!」「喂!不是這樣就氣餒吧!」「喂!別這樣笨蛋好不好!」「喂!要向上呀!」其實這些才是我最喜歡的真率對話,我知道大家只為事好,沒藏機心。 可惜在不同環境中,我們就得依循不同的遊戲方式。 偏這裡容不下直率,只有無窮的排場和禮節。

阿得跟我最為直接,很多時都備受那些因我而生的壓力。 有些EQ低的同事,往往在不滿安排,就把怨氣發洩到她頭上去。  有些IQ也低的同事,會把一些不能堪稱問題的問題,在沒有經過大腦訊息指示,手就嗖嗖嗖向她亂發箭。 偏生這個女孩,生性溫馴,不慣在這些鬥獸場中生活,就像一頭本來是一頭小羊被誤放鬥牛場裡,霎時被眼前揚起勇士手裡那像鮮血一樣紅布逼令牠要努力奮起戰鬥:「唏,牛,來吧,來吧,衝過來吧,好滿足這裡成千上萬買票的觀眾啊!」而牠這頭有待牧羊人來領的迷途小羊,慌了手腳被蠻牛撞個團團亂轉,身心受損。

每每當我暗暗靜觀時,都會連想起很遙遠的從前,剛踏入社會,步入酒店那個被稱為大染缸的世界;每日的格鬥,就像森林裡的自然生態,弱肉強食——想到這裡,不禁莞爾;當年,我何嘗又不是一隻小野免,要不進入獅口成為晚餐,就只得拼盡全力向前急竄逃奔。

總是會成長的。

從來,我都總是收到下屬互相指責的聲音,去解不和的結彷彿成為我在各公司中一項特殊功能。 但近年,阿得阿力的感情不單因我關係,而也能交下真誠互信的友誼,我那於當中似有還無的功能,卻比過去任何一次解結更令叫心底安慰。

我從前總跟自己說:「職場無好友」今日改口啦。 好友當中也有來自職場,而且都是曾經在最危險重重的戰場中並過肩。

跟阿得阿力午飯是最放輕鬆的時候,我放下多年只留在辦公室靜靜吃簡便三文治的習慣,改為跟她們一道,那管在繁忙的中環裡找不上地方而亂盪,那管在小小的餐館中擠在一起,只要感覺快樂。 就像今日在午飯中,話題東拉西扯,大家都笑得樂透。

被暗裡指責分黨派,我從前的確曾經很介意,就是怕流傳到老闆耳裡有不良反應。 但今日都釋懷;既然有人在這一秒面對面地瞟上一眼,應該彼此叫聲早時,立時下一秒埋頭到人家空著的桌裡去裝瞎忙;也既然有些人只會找人龜毛,事事以反對而反對;又既然有人可以只管周官放火卻不容百性點燈;更既然大家都愛趕在人前當保長,我為何要為「這些只在人家背後說話的人」而局促我自己真誠感覺。

其實,向來歡迎大家交好,誰也可以跟我一道撇脫,誰也可以相約一道去吃頓飯;不過,條件是有的,請別說辦公室裡的事,別東家長西家短,那就功德無量!

[4] Re:
安祖 :
她倆是否我上次lunch遇見你時身傍的倆位呢??
真眼利!


[引用] | 作者 Bee | 09/09/07 16: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Hak :
我每日都是要求同事不要用公事來送飯~
太對,費事消化不良!


[引用] | 作者 Bee | 09/09/07 16: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她倆是否我上次lunch遇見你時身傍的倆位呢??


[引用] | 作者 安祖 | 09/09/07 12: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每日都是要求同事不要用公事來送飯~


[引用] | 作者 Hak | 08/09/07 13:00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