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1/06/07, 11:43 A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793 Reads)
很多時候的週日,跟好友相約新界西面最美麗的海景,吃個悠閒的下午茶。

偶爾會踫上羅麗,這天她把丈夫的大女兒莎莎叫過來,問她可還記得我這個安蒂。 她告訴我莎莎被選中為一家Teenage時裝品牌當上特約模特兒,海報很快會在那些專店裡掛。

莎莎是英、德、中混血兒,自小已經是一個出色的美人胚子,我第一次見她時候,是羅麗離開我家,決定下嫁一位在這個美麗海灣裡認識的英德藉男人。

「他前妻是個上海女人,是她先丟下女兒跑了,卻回來偷偷帶走她。他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領回女兒,所以我這次跟他去內地找女兒。」記得那天她忽然請我簽她的內地簽証。 「他誓要跟她辦好離婚,手續一切辦妥後,會跟我結婚。」當日,羅麗是這樣跟我請辭。

「妳這次肯定妳找對了人嗎?」這個菲傭在菲律賓結過婚,初來時,還稱老公在外胡搞,阻於宗教,丈夫的職業雖然賺錢不及她,卻在社會上有更高地位,又礙於她的大女兒仍然「寄」養在夫家,不好強求離婚。

後來第二年,卻讓我發生菲傭失蹤事件,氣得我七孔生煙。 她在聖誕假期中跑了,我報了警,讓警察查問了好多遍;以為我是一個表面異常理智冷靜,但其實內情可能是我刻意忍瞞暴力傾向的僱主,故菲傭是抵受不了我而沒有拿走什麼東西的偷走。

三天過後,她回來了,卻原來當日在港認識第一位老男友要回愛爾蘭老家,游說她過去跟他回合雙宿雙棲;可惜合約未滿,她不敢如實跟我說,於是受男人唆擺,拿了他寄來的機票偷偷跑了;卻因為沒有我這個在職僱主的批準放假信,不得進境,原機被送返。

我生氣得透了,孩子當時還小,只依賴她帶,忽然失了蹤,讓我忙了足足三天重新安頓藍藍,又擔心她正生死未卜。

我好想狠狠罵她老大一頓,可是,見她回來兩眼腫如核桃,委頓不堪;也著實不忍心,嘆了幾口氣。 爸媽都著令我要好好教訓她,別讓她以為這樣就像沒事人一樣回來工作,又怕她心情反覆,將來不知會對藍藍如何發洩;可是,這一刻,還可以如何?反正,回來就好了。一切瞧著辦吧,罵了罰了就會好嗎?我把她帶到警署消案,她一直偷偷抹眼淚。

「妳肯定這個男人這樣就是愛妳嗎?真的愛妳,幹麼不好好替妳辦好手續過去?妳這樣就跑過去,即使愛爾蘭海關胡裡胡塗讓妳進境,妳都得要匿藏著生活,那是妳要的生活嗎?」我跟她說,她只不作聲。

「這兩天藍藍一直在叫妳,妳就捨得這樣丟下她了嗎?」我只好說;我很清楚這兩年來,她的確為藍藍花盡心思,對她的愛護不下於我。想她今次只出走,只因女人對愛情的愚昧,這又是誰個女人不追求呢?我嘆息著:「下次妳要離我們而去時,請妳清楚地交待好吧,妳要是找到疼愛妳的人,我高興也來不及。」我說。

對菲傭,我家向來沒有太明確角色,在她初到步時,我幾乎每日都找點時間跟她說說話,確保她沒有思鄉,沒有不滿,沒有愁傷;後來都成為習慣,老公不在家晚飯,她都跟我飯桌上閒話家常,有時我也會在廚裡跟她聊東聊西。

她跟我說:「妳丟的衣服鞋襪我都送了回老家,都叫人先收好。那麼新淨的,很浪費啊。」

「沒地方存放,若果我像妳家裡有個小果園,我才捨不得丟。將來我退休,說不定輪到妳僱我去打理妳那個果園。」

有時工作遲了下班,大塊也夜歸,我會打電話回去:「吃了晚飯沒有,如還可以等我回來才吃,我一個小時後就到家,可好?」

同事在旁驚訝:「我姐姐家的女傭從來不被批準跟僱主一起吃。」

我跟羅麗對話總像朋友,我們本來就只是互相幫忙,幹嗎一定要時刻一副主人嘴臉? 我們慢慢共同渡過那些迎接新生藍藍的日子裡,我對她為我家奉獻的心力都心懷感激。

這次偷走後回來,她確實靜了好一段時期;再後來,她在海岸認識了新的男友,雖然沒有親口說,但從很多小節上,我早就留意得到,畢竟大家同住在一個屋簷之下。 直到有一天,她說:「我要辭職了,他要跟我結婚啦。」其實那時她已有了身孕。

她為我介紹表妹來接棒,叫露絲,是個很漂亮的女生。 曾經有很多人都告誡過,聘菲傭別要聘一個漂亮女生,必定靠不住。 羅麗本身也算挺不錯,只是上了點年紀。 我懶重新去介紹所裡挑,既然羅麗跟我們居住同一區,好歹跟表妹有個照應,於是我答應轉聘露絲。 這時孩子都上了幼稚園,我想褓姆問題已不再很大,又或許,經過羅麗的幾年,我心裡也早有了「菲傭要跑」的應變預算。

羅麗結果跟那位英德男人真的結了婚,在當時他所投資的酒吧中,辦了個小酒會,也把我們一家老少邀請過去;直把我當成她的親屬;我給她買了個名牌手袋當賀禮,她感激得直要流淚。

因為露絲的聯絡,我跟羅麗還是以朋友地交往著。 有幾次她邀請藍藍過去她家,跟同齡的莎莎一起游泳玩耍,那時她跟男人所生的第一個女嬰誕生了;同樣是個美得像娃娃般的孩子。

直至後來,露絲也懷了孕自行請辭,那時她已很少跟表姐聯繫;我想菲律賓女人一生追求「愛」,愛對她們是個比生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這是在我去菲律賓旅遊時的感覺,我笑稱她們是個很「Love」的民族,是個我們香港女人幾乎不能了解的民族。

在她們眼中,愛可以大得,要她們把任何事情都犧牲掉,甚至不能並題比較;如果說「愛情」就是菲律賓女人在原居地所擁有的僅餘資產,女人由原居地跑了出來,對原居地只有更多的奉獻,身在異鄉卻毫無得著,自然要緊抓著每個機會好要遠走高飛,把所有生命資產都投放進去,買一鋪生命的大小賭博,說也不為過。

這年,羅麗已為這個男人誕下三個女兒,連同莎莎,她已經是一個四女之母;有時在海岸上踫著,她還是會跟周圍的朋友介紹我是她前僱主。 而我,只笑笑,給她一個熊抱。

人跟人的緣,很多時只是一個人生交叉點,誰是誰的什麼人,又什麼角色,都只不過是一時間裡的狀況;能夠從中彼此認識,彼此欣賞,彼此感激,才真正能造出彼此人生中的情。

早前另外寫有:菲哀菲樂


[9] Re:
藍mama :
我覺得與人之間相處,不外乎我對人好,人對我好.
我想羅麗遇上你,她會覺得是她的幸運.
我對人好,人對我好……是啊,我當日也抱這個心態。我曾經見過很多人當街鬧女傭:「話左你地係最蠢民族」「死蠢無藥醫」「養著你夠前世啦」……有時我想大家都不過是僱傭關係,何必呢,人家都有阿媽生架,唔係你奴隸呀。
羅麗自有她一份努力,單是她做事勤快,對藍藍全心投入也就夠抵我錫啦。


[引用] | 作者 Bee | 25/06/07 10: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Hak :
可以與菲傭成為好友絕對不是易事~可要好好珍惜~
跟她也許不能稱為好友,不過到今日倒還可以見面擁抱一下問候一下也屬難得。


[引用] | 作者 Bee | 25/06/07 10: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可以與菲傭成為好友絕對不是易事~可要好好珍惜~


[引用] | 作者 Hak | 24/06/07 18: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我覺得與人之間相處,不外乎我對人好,人對我好.
我想羅麗遇上你,她會覺得是她的幸運.


[引用] | 作者 藍mama | 24/06/07 10: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很好的一篇﹗若本港的僱主們都像妳一樣的看待外傭﹐那香港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異鄉人悲劇事件了﹗


[引用] | 作者 靚媽靚靚 | 22/06/07 03: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
我希望我曾係那個"新界西面最美麗的海景"旁屋苑中,遇見的外籍人仕+菲藉太太+小朋友不會是你以上所講其中一群,因為當日我眼見他們的行為真的很火。
那裡實在有太多外籍人仕+菲藉太太+小朋友啦;我曾經幾乎每個週末都在那裡,所見羅麗的孩子還算甚有教養,不過也同意有些也實在太過份。


[引用] | 作者 Bee | 21/06/07 19:2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Cherrie :
很少人可以像你這樣對待菲傭這樣好呢...
我覺得, 她們都有很大勇氣...我很佩服...勇氣...
離鄉別井工作殊不好受,況且還要寄人籬下;這可是跟我們出埠工幹不一樣,她們賺的錢不多,家裡可是養著一屋男人老人小孩。將心比己,自然要好好相待;當然也有很多人說這可是一家健康安全在她手上呀。


[引用] | 作者 Bee | 21/06/07 19: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很少人可以像你這樣對待菲傭這樣好呢...

我覺得, 她們都有很大勇氣...我很佩服...勇氣...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21/06/07 16: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希望我曾係那個"新界西面最美麗的海景"旁屋苑中,遇見的外籍人仕+菲藉太太+小朋友不會是你以上所講其中一群,因為當日我眼見他們的行為真的很火。


[引用] | 作者 | 21/06/07 14: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