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9/11/05, 22:38 PM | 和平烘培坊 | (528 Reads)

上幼稚園的每天,媽都拖著我小手,由佐敦道的路口拐進彌敦道。 直走到女青年會旅舍轉入窩打老道,我會偷偷吁一口氣,因為這代表往學校的長長路程已完成得差不多了。

最愛看廣華醫院對面的小教堂,咖啡色的教堂玻璃總有著太多幻想。


沿路總是一片寧靜,早上的彌敦道還沒開始它的繁忙,上幼稚園的課又是那麼的一大清早。

吁一口氣或許也因為路途要轉入直路,還有這段路上總有的一份莫名的懼怕。

由女青年會旅舍到廣華醫院的門前沿路都種有樹木。 那年它們還是幼枝,我見過它們被裹著包包的樹斡。是落葉喬木,因為這天,一個深秋早上,我實在再按耐不住;拉拉媽媽的手,很悄聲悄聲地說:「有怪物要咬我的小腿,好痛。」

「哪有怪物,胡說。」媽媽的總是這樣回答女兒的天方妙談。

我一邊走,還一邊在雪雪呼痛。

媽只好將我揹起來,我伏在媽媽肩上,看著落葉,一片片地飄下…

「你就這樣做媽媽的人肉皮裘,讓媽暖,好嗎?」

我點著頭,深秋進入了嚴冬,我還是伏在媽的背上走著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