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7/12/05, 22:36 PM | 和平烘培坊 | (521 Reads)

每次我向媽投訴弟弟怎麼壞,把我的東西怎麼怎麼搞匝,媽會一邊棒打弟弟,卻也會一邊對弟說:「你得記住,這些棒痕子是你姐送你的。」
那些日子裡的灰色記憶,就釀著我對媽的恨:「將來我和弟將不會和睦,我都得記住,這些都是媽送我們的。」

和弟弟沒有和睦與不和睦的形容,只是永恆的一種距離。彼此不了解,沒有溝通連貫,也沒有任何共同的。

只像是一個情區裡的盲點,就只知有一個弟弟,但面對他卻是那樣陌生;心裡的、腦海上印的都不是這個模樣。

然而,縱管今日如此,我們都不應再恨媽,因為所有的恨都報應到我們身上來。
是那擠逼的環境,困難拮据的經濟,悲涼的童年;是這一切讓媽媽的胸襟狹隘,叫她悲觀,叫她失去自信與美麗。

所有的事情都用她最悲愴觀想來詮譯……我們的家教自當難免。

直到我遇上那可以掙脫韁繩的空間,在外面的世界裡找回自信,得到肯定。

當我以為自己早已脫離了媽媽加在我頭上的枷,卻原來所有能叫我光彩展現人前的,還是媽媽賦予的本性。

只是我換了另一種演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