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9/12/05, 22:31 PM | 和平烘培坊 | (575 Reads)

媽媽,請恕我直言;有時妳真的野蠻得太過份,溫和點或許等於說妳的直率實是不合情理。

小時候,對面家孩子來玩,你為怕對面那家婆婆怪責妳代管不好,要領回哭叫著的小男生回家時,要驚動了街坊而影響我們家聲。於是,二話不說就拿滕枝,當著人家婆婆面前就把我痛打一頓。

為求逼真,還真的盡了力,務求把我打得傷痕纍纍以得保家聲。

其實妳是知道實情的,我肯定。

下午當那風車從桌面快要掉到那男生頭臉時,我的手的確是放在風車上。但妳是明白那只因為僅比小男生高半個頭的女兒,看見風車要撞在小男生的臉,也管不了自己可有能力,連忙伸手去把風車按停。
只是兩個孩子無法叫這個意外停止,男生的臉龐被打了一片瘀紅,殺手除了是比他臉大出兩倍的風車,還夾帶了我那笨小手的力道。

我對本來已站在後面不遠的妳說了經過,妳當時沒有責罵就連忙替小男生塗藥油;我小心靈有何許感激媽媽的體諒,我往後時間就努力讓小男生更加倍愛呵護。

可是,當人家的婆婆甫出現在我們家門外,我還未意識到事情急變,就被硬拖到門外;辟嚦摑下了兩個巴掌。 呆在當地的一老一小,還不及有所反應,媽媽妳就拿出滕枝上演捧打娃娃。

這一幕或許沒有在妳心上留上畫面,但在小娃娃的心靈烙印了無盡夜裡的悲哀和驚恐,長大了的人兒夢裡還在叫:媽,別打!

從這個日子以後,每逢妳在人前細說我不乖事情,我就堀強地坐到一旁,仇視著妳,牙關拼著一句:媽,我好恨妳!
(為何永遠不能說女兒近來有什麼得意事值得妳自豪?)

直到某一天,妳對親友述說我的近錯,回頭赫然發現了我暗侍在旁的一雙仇恨眼光,妳喝令我:「幹麼,是不服氣來嗎,有我冤枉了妳的嗎?」

就是這天開始,我不再跟妳說心裡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