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9/11/05, 18:43 PM | 和平烘培坊, 愛藍事 | (741 Reads)

了三十五週,終於等到龔醫生說「孩子該出生了」這句話。

由於我的產前病症,胎兒的羊胎水一直都原因不明地偏少;但是又不像會少得無法繼續。於是醫生只好逐個星期監察著去決定手術的日子,並一直儘可能地拖延著。龔醫生說:「胎兒在母體內的成長,一天相等在外間一個星期,日子拖得越遲出生就越能夠健康成長。」

藍藍是在全身麻醉的切腹手術中出生的,這個決定早在胎兒三個月時就定了下來,龔醫生說我的高血壓不容我在正常分娩中完成生產。

在三十二週的那次緊急診症裡,龔醫生說我因為工作過份操勞,令血壓及糖尿都超了控制標,勒令要立即休息,如公司不許我待在家裡休假,就得立即送進醫院裡,隨時候命生產。

令我操勞的其實是那年度亞太區業務會議,那是訂在麗晶酒店的三天全日會議。上司本來也允了我不必參與其中,只負責前前後後的文稿打點而已,可是因為特別情況,我就在緊急的決定下,安排坐到議會場中三整個下午日後,腿就腫得前所未有的嚴重;在這會議過後,醫生的命令並沒有帶來任何不同意。公司讓我待在家休養至生產調養後止。

這些日子都讓我能專心地養胎,一家上下專心一致期待孩子降臨到世上。連傭人羅麗都特別細心打點好,準備隨時送我到醫院去。等待這個新生嬰兒是她的頭號大事,到這個家裡來已經有近四個月,一直都沒有太多工作,日裡陪伴的是家裡的小狗。

四個月來的相處,我深信她有善良和真誠的心。她為我的懷孕狀況憂心,會細心地去為我那水腫問題作不同嘗試。朋友曾說:「那是因為這傭工怕胎兒出事就丟了工作。」可是我願意去相信她出自一片真摯,同在一屋簷下,我能肯定我見到的是她真實的臉。

前往醫院的行裝早已備好,只為怕孩子在沒預期的情況下要出生;在決定了的日期前夕,天下著颱風般滂沱大雨;媽媽著令傭人不必同去,她自會陪同照料;傭人臉上一陣失落,我安慰她在家裡守候,以備突發之需,先生會在我順利生產後第一時間給她電話;聽到這裡,她的臉上才回復了笑容。

站上醫院的體重磅上,我重達八十二公斤,手指都水腫得不能屈曲,在手術協議書上簽名時,還好不容易才能完成。產房的護士長領著兩位護士來為我作每小時檢查,好細心問我感覺,安撫著我;可是在她們悄聲交談裡,我隱隱感到我情況有點麻煩。

無論如何,我有媽媽在旁,一切都不必擔心。我躺在待產的病床上,聽媽媽細說當年如何把我帶到人世間來。媽媽撫著我臉龐,這一刻,我不是個快要當媽媽的產婦,卻仍然是身前媽媽的懷裡嬰兒。

我想起很久很久的小時候,一次害的水痘症,喉嚨裡都潰爛個透,全身上下都長滿大痘子,痘子裡也都充了水,那年我已經是五年級生,已不是個小孩子。頭額上高燒不退,面上身上背上,甚至手腳趾間都長出了痘子,癢得不得了,睡不過去,直想哭、想大叫;塗的藥油統共無用,藥力沒多久就過去了,不斷重頭到腳點點輕輕地塗,人卻燥癢得沒法忍受。

可是,只需要媽媽站在床邊,用手輕輕地掃著,我的痘子彷彿全皆靜下來,腦裡一切皆空澄下來,不燥不癢,寧適恬靜。

這一刻,媽媽為我手術前寧神定氣的,還是那雙溫柔的手。


[1]

媽媽永遠是最偉大的。上一代如是,這一代如是,希望下一代也如是。


[引用] | 作者 台長 | 10/11/06 17:16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