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1/12/05, 18:36 PM | 孩子性教育 | (748 Reads)

深夜,由車站步下長樓梯,是我歸家途中。

迎面而來的人,頭深深祟在領裡,一手正拿著小小的東西,緊抓在掌心裡。

步伐浮浮,由樓梯盪了去梯階旁的石牆去,臉一直藏下;那一刻,我以為她是不舒服,也許喝醉了;雖然這邊都是住宅沒有哪裡賣酒的。

頭快踫上石牆,她才醒覺用沒拿著東西一直抓著斜揹大手袋的手,攀住了樓梯扶手。

咿——

在燈光下,那手顏色好怪。

她抬起頭來。啊呀!把我嚇了大跳,是臘黃色,沒有任何光澤不止,還近似一種枯槁的黃,乾得像臘了的鹹魚,明顯皮膚已不必呼吸,也不再有任何水份;那是一種死亡的乾涸。

她只有十二、三歲吧!個人小小,還沒有發育好。長長的褲管寬寬的掛到地面,大大的袋子斜掛在身,不合比例地;她虛飄的步伐卻頂著個沉得要快掉下來的頭顱,感覺就像古時的女鬼,頭沒法抬起,倒著支在飄移著的身軀。

不是不叫人納罕,害怕的。幸好,那樓梯還不是黑暗無光的……我斜眼看樓梯下端旁的管理員站崗,沒看到人在。

我亦步亦趨地向前,要跟她並身而過了,我暗暗深呼吸了一下。

啊!不好,大襲阿摩尼亞的味道,驟然襲鼻衝來…令人透不過氣來,我連忙捂著鼻子,急步走。

她停了在那階,一直凝在那裡;把手裡緊緊授抓著的那小瓶子,放在鼻前嗅著——嗅著——

這樣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像彊屍乾盡了能量,頂著一具空殼在歲月裡折磨著。究竟是生命在折磨你,還是你自己把自己靈魂先就打了在十八層地獄下,先就受盡一切苦楚,哪,迷幻究竟如何令他們脫離痛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