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8/12/05, 12:37 PM | 和平烘培坊 | (666 Reads)
那一個晚上,翻媽媽年青時的照片;那時,爸爸用一個木箱子,把所有底片和照片都像珍寶一樣收藏在那個像寶藏箱模樣的箱子裡。

我和爸爸翻出好幾張少女的單人照,那些面孔對我來說都是完全陋生的。

「都是妳爸的舊情人。」媽走過來接過說,說的時候,嘴角孕著笑意。

 

爸笑,媽妳也對望著笑;笑的那樣自信,那樣嫵媚。然後你叫爸好把那些照片都丟了吧。

我知道爸捨不得,把照片都一一細看了幾次;但是最後還是把那幾張少女的照片都丟了。

早上上學去,見到當中一幀小照躺在家樓下的樓梯階上,想是在垃圾堆裡漏了出來。

爸也走這樓梯,會見到嗎?會再觸起他和她的一段時光嗎?

媽媽是個女人,尤其正值盛年;又因年少時失家愛,我能理解她這個要求。

往後不久,曾經一個某夜,我們一家四口在某街角遇上某君,此君是爸爸曾經深愛的一個女生,又曾得父母許可交往,甚至聽說祖母要是不因此女有遺傳病症,早就許了婚盟。

大家踫上了頭,打了招呼,寒喧過去;媽一直在追問爸從前跟她的事,也事事作個比較;這刻,我覺得媽的醋意好沒由來。

其實,爸最後選了誰不是早已定局了嗎?我看那女人比我親愛的媽,不到一半的美麗;妳倒來問我可願意當她女兒,這未免過份低估自己的魅力也銳減了自己修養。

學習寬容,讓勝利的姿態既可人也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