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8/01/07, 23:37 PM | 無懨工作間 | (610 Reads)
「公司裡各部門都是像是經線,我希望有緯線貫連著。」這是老闆給我『他的改革想法』。

我了解,我就是要當緯線。

每個週六早上,我覺得最是痛苦!對於一個已經多年沒有在週六上班的有兩歲孩子的媽媽來說,週六要起床上班已經是一件苦差;而週六只是用來坐到會議室裡格鬥三四小時,簡直想想都快要死掉。

最初的參與,我只是個旁聽生;不過老闆會忽然問我有何高見,要是沒留心上課嗎,死定! 想不出對答嗎,也得死半!

會裡,刀來劍往,大家的刀劍拳腳,打出只要有點窒濟,老闆就會立即挑另一個部門經理接上,務求大家要兩手兩腳,四方八面打交叉混戰賽;他就從中聽審,當其終審法院裁判官。

可是,我可不能對老闆說:「你不要在管理週會上,鼓勵人插人事件;就不必擔心什麼經緯,也能世界大和啦。」為自己鋪路,只好小心應答,儘量替各方部門經理打圓場,把大家的指控都變成鈍頭箭,空殼彈。

又向老闆提議每季搞點小活動,有點錢的確不能省的。

不過在第一個活動之前,我先主動拉攏經理們去午飯。

午飯永遠是最好的政治武器,雞脾打人牙較軟是永恆道理;當然我不是請客,我只是犧牲我的餵孩子吃飯時間。

掌握了幾個重要人脈,把聽來的小道消息;那位向來在公司兇巴巴的資深主任,聽說年輕時還挺飛女的;正好用來放大一點,推動一個由她主導的保齡球大賽。

我負責游說老闆落場,經理們當然統統都要落場,小如倉務文員也得露上一手;結果開發部經理來扭小蠻腰的美姿,成為全場歡樂之星。 話題多了,統統都變得快樂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