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30/12/06, 12:10 PM | 隨筆也別緻一(05-07) | (643 Reads)
已經很多年沒有能力早上起來時把前夜裡的夢境記得如許清楚。

今日週六,要不是聽到女兒起床的聲音,怕女兒沒有早餐吃,我想還會再貪睡多一忽兒。

起來了,早點吃過了,替女兒梳著頭髮,想起了昨兒的夢——

<

>與大塊和冰藍一起回到我小時候唸幼稚園的地方,四周卻又不像,就單單那所幼稚園一切沒變,水泥灰色的外牆,帶點復古的中華教堂式建築。 是聖誕節,所以校園四周都掛上了彩燈裝飾,我拿出相機替她拍照。>

 

大塊說附近有家賣燒蠟的很著名,要過去買一盒叉燒飯嚐嚐。 我睨他一眼,你這個人就只顧吃;回頭不見女兒在身旁,問道:「囡呢?」

他遙指一下,女兒在走過馬路,那馬路車多得很,也不見沒什麼交通燈;我霎時害怕起來,跑過去揮著手大叫大嚷,一邊還罵大塊不好好照顧女兒,好讓她獨自亂走:「囡,妳幹麼不等媽媽就過馬路?」

追過去,女兒早過了對面路;我好不容易追過去,她剛才是走上臨近馬路前的一家髮型店。

跑入去,竟然是很舊的上海髮型店那種樣子,奇怪女兒怎麼會來這樣的理髮店。 竟然人很擠著,都圍著正替女兒剪髮的那處。

女兒回頭來笑著:「媽,妳不必擔心嘛,我只是想剪剪前面的留海吧。妳不是說很喜歡我剪得像個日本娃娃的樣子嗎?」

回到剛才對面馬路找大塊,教堂的鐘聲在響,是有新人準備行婚禮。 一班穿著黑色禮服的男儐相都站在那裡,跟我打招呼說恭喜。 還有好些早已移民的親友,幹麼都集合在這裡?

新人的車隊來了,才知是我妹妹結婚。  可是,她是什麼說已有對象的啊?怎麼我們都不知道?

婚禮看來盛大不凡,景象直轉入一個酒店大禮堂,四周佈置著嬰孩粉紅和象牙白的婀根紗,裡面吊著一串一串的水晶和碗子大的玫瑰花,就連檯上都放有銀燭台,垂著的都是閃閃生光的水晶墜。

我一家和爸媽沒錯是在主家席上,但我們還沒有見到妹妹,甚至她挑選的好夫婿。

好神秘啊!

司儀一直在台上主持著,台上站著的一列排開很多男女儐相。 他們都吱吱喳喳地搶著說話,場面好熱鬧;台上的男女儐相竟然都不同國籍,男的俊女的美,但卻都不同膚色,說的雖然是英語,但卻搶著說他們原來國籍的語言跟賓客鬧玩著,說的都是新郎如何艱難才奪得美人歸,新郎如何疼錫新娘子。

席間,有很多人來跟我爸爸道謝,說恭喜,還讚這個晚宴很難忘;可是我們一直不見新郎和新娘在席中,甚至在台上,只是一直感到這一對新人在宴會中,只是不在我視線範圍而已。

這感覺很是奇異,也究竟在我心湖反映著什麼玄機呢?

如果說這是我很盼望出席妹妹婚禮,這未免太掀心底深處的冀望吧,妹妹連見家長的男友還沒有,這個人為很多人辦過婚禮統籌,恐怕大抵都不會為來個這種事來纏自己;所以夢儘是「夢」,見過了場面就當真好了。

只是那種水晶裝飾,的確是一個很美的場境,以我和妹妹對辦這些典禮經驗而言,要辦一個這樣瑰麗豪華的場面,實也不為過。 這又變成了「想」。

「想」妹妹嫁得好,也許就日家裡長輩的「夢」。

 

 

後注:我的妹妹,寫這個出來,預想妳一定來責我「多事」,妳且容我自行「胡夢」好了。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