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2/07/11, 22:41 PM | 辛亥校友 | (154 Reads)

今早上班的車程上,竟然踫上很久沒見,已經榮休多年的林國平校長。

跟他打招呼後,他坐到後頭去,我才想起林校長可能一時想不起我是哪一個學生,我怎麼那麼笨,剛才不懂自報姓名呢?他坐好了,我不好意思跑到後頭再說一次:「嗨,我是別緻BEE,校長你記得我嗎?」

 

年紀不少了,這種像小影迷見偶像式的興奮,不宜在窄小的車廂中做啦,我想。

這時,林校長反而走上前來,說:「想跟妳說說話,我方便坐在妳旁邊嗎?」

我連忙說歡迎!

林國平校長是母校首任校長,當年就是我憑著舅母給我的推薦信,登門造訪,請林校長取錄我入學。我當年正生父母氣,一直鼓著腮玄黑著臉跟媽去拜會林校長,然後還相當不屑地認為:「哼!以我這樣成績,這破校不收我這等品學兼優生,還要收誰嗎,嘿!」

殊不知,這是一份緣——

在之後畢業後很多年後,才得知林校長夫婦其實是舅父舅母在大學時的同學朋​友。雖然在學期間,林校長根本沒有記起我這封推薦,也沒有跟老朋友提起過我這個後輩;我也從來不知道這干連;卻因為在畢業後廿年的校友會成立,我發起一個名為「莘師專訪」;以校友為老師做專訪,探究老師們的家庭生活、童年軼事、教育理念等,從學校以外的角度去窺探老師的調皮。

因為林校長榮休,我們為他做了一次專訪,我徐徐說起當日入學,跟林校長和師母相認了這重關係。然後,又因這事跟小雪老師報告,才又發現另一重關係,小雪老師竟然是舅母的學生。

當日跟林校長會面都是受業關係。

今日他問起藍藍就讀母校情況,我對他談了很多;然後,又由遠遠記憶中,​我唸書那年,到近日我在校董會上的感言;都一口氣跟他訴了衷。

就像跟長輩把一些鬱在心間的烏悶氣,舒了。

提到那次黃校長想校友會幹事集思廣益討論有關縮班政策的事情,林校長說:「那真的很好啊,很難得你們確實履行了廣集意見。」我很久沒有得到長輩這樣直接稱讚我的處事手法,有點飄飄然,甜絲絲的。

別取笑我,偶爾,我還是希望像小女孩做對了事情,讓成年人摸摸頭說:「真乖,這樣做就很對。」

今日這感覺回來了;很暖,很溫馨。

 

我先下車,有點依依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