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3/06/11, 12:24 PM | 博事論文 | (196 Reads)

身心不及一件蘋果衿貴——真的可憐、可悲也太可怕。

為iPad 2捐精賣腎 為iPhone 4獻初夜?!       2011-06-10 ETnet 經濟通

 

蘋果在我們小時候是健康和豐盛的代表,我相信 Apple 的創辦人也是因為這樣而將品牌命名。可是誰也不會想到今日,它竟然一如毒藥。無知的人們因之瘋狂,將自尊與身心都不顧一切甘作抵換;而只為一份炫耀,一份盲目追求。

某日,好友想購置一台新手機,向來是智能手機門外滿,滿想繼續維持使用最基本的通話設備就足夠;正如藍藍時時堅持最好用作她上學使用的應該是耆英手機。

當然我們都不能為抗而抗時代步伐,我也早勸好友快快換一台智能手機,對她工作上有幫助;只是,我也最反對她使用 iPhone,原因是不能一步登天,雖說 iPhone 的設計很「user friendly」很人性化,很多時一學就會。可是,我也親眼見過很多身邊人,由 iPhone3 開始迄今都還只不過懂得接聽、撥號;其餘時間 iPhone 就只不過是一台裝飾品。

如果單以外表來看,iPhone3 面市時,纖薄的機身的確帶來過一陣強勁吸引力,可是,時至如今,市面早已不斷推陳出新,很多手機都已經不比它厚多少,而且性能也不見得只 iPhone 唯我獨尊。

我自己由 HTC 轉用 iPhone4,某程度上,我會評為,那是為「藝術而犧牲」,為了增大自己在工餘時候的娛樂方便,而銳減了工作上的運作方便。 原先我因為長久使用性能 PDA 較高效的,連結我的 Outlook,於是過千聯絡卡上記著大量筆記,找尋也能 多方向性;然後一切資料被強制經過 iTune 轉倒入 iPhone 時,出現了前所未見的混亂;它自動為我刪除減省,又強硬地將我連絡簿上相同姓名的人配對。

好的好的,為求時尚,我覺得這種「犧牲」還是不能免,或說不能悻免。我只好適應,就當作換一次手機的不可避免諧和吧。

說回去相約好友在百老匯選購,我已為她對比了幾款,她自行也在網上搜尋過資料比對。  剛踏入店門,有個內地同胞衝入來,幾乎撞上來,搶著問站在店門的店員:「有沒有蘋果?」

店員說:「你是想要蘋果什麼產品?」

客妙問:「是什麼顏色?」

我想妙答:「蘋果有紅綠黃三色,爽甜多汁,合不合意?」

店員見我嘴角在笑,之後跟我解釋;這是近年常有的事,內地同胞衝入來就像搶一樣,應多為他人買,或稱帶貨,根本就不知蘋果為何物。

我自己也在使用蘋果手機,也不想去瞎笑人家是不是真的懂得使用,只是,我想說,這只是工具,就如一台電腦,一台錄像、一台電視,都只不過是一件電器用品,充其量是讓生活添了姿彩;用它去充炮艦,根本就不值得,而且,它並不能衝破電器的最基本模式,就是會老化,會失效,需要更新,需要改形和改型……它的壽命甚至只不過比一條金魚,一隻甲蟲還要短。

用我們身體髮膚甚至不能回復重生的器官去換取這麼一個短暫的、虛無的一下炫耀,會不會笨得無以復加?!用自己貞操、用尊嚴去換,相對可算是可悲的放聰明了,只是,因之而換來的不止一台不夠兩年就會壞掉的手機或手提電腦,隨時得加上七年後才在一切順風順水人生正值美好時,愛滋病發;試問這種交換,又是不是等價?

看來,我們只能歸論一個最可悲的結論——現代年青人,根本再沒有未來;他們的眼光就只有一台手機平均壽命,兩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