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1/12/10, 14:30 PM | 女人的 襟 | (95 Reads)

藍藍都少女啦,今日才來寫坐月子;嘿!

 

這是因為在台北的旅程中,留意上這麼一件事;覺得實在值得記它一記。

在旅台,或就如所有外遊時;夜裡大多在旅館無所事事,最愛把電視一直開啟著,任由它播放著的廣告來填充我作為感受當地資訊的重點節目。

幾個全日播放美容整容矯形資訊台不斷吹捧著,女人都不再像一件生物,只不過像雕塑品;時代轉易,最大變化,不在於什麼是美的觀感,而是在於誰才是那個審美的 主宰。 在這件事情上頭,男人,都認栽吧!因為今日,女人對自己外在的美,再不是為了你們,而是她們心目中永無底線的更美麗更輕盈來作無盡的比拼。

可是,幾日下來,不得不為台灣現在的「美麗文化」說句:「嘆為觀止!」台灣女性之地位,在觀乎各處在政治場拉票爭票大賣個人標榜,與各政治場男仕比拼;源襲傳統所賣的睿智、策略、大謀、學識……等等,毫不遜色;還加送隨和親近、和藹美艷、活力逼人。

而最重要的,這些現代女權都不是單身美女,主力靠面孔賣帳。 在權力智慧之外,美貌是附帶優惠(又或是用作武器配套)。

在台灣同事們相伴郊遊途上,督見近郊路上一幢小樓,上面頂著個比本身天台空間還要大的招牌,寫著「月子中心」;我這個十四歲女兒的媽媽,來趣了——

台灣的同事解說道,台灣人很著重產婦的健康;不單止於中國人沿於傳統那些產婦禁忌調養,很多還包括在我們港人近年流行的「陪月」那些代帶初生幼兒和代備婦產 後的補品服務上,新增更多;如調理、補底、增益、產婦護理、產後心理輔導、幼兒護理……亦由於這重要時段,產婦不便外人來訪,於是變化出產婦留宿,以及在 補養過後的餘脂清除。

聽得我和另一位來自香港的同事都瞠目結舌,她們還補充:「我們對這可講究,月子用的水,都不能是生水,所以月子中心中別說是飲的水,就是抹身的水都經過過濾消毒煮沸,在合適的溫度才讓產婦使用。而飲用的更加必須是經過加工的米水或加入米酒的水,稱之為坐月子水。」

見到台灣人對這題目之執著和重視,忍不住回家上網找找看。 看見當中一些基本道理,我也在生產時聽說過,只是從來都覺得那只不過是老人家誇張流傳,失其實用;就沒想到人家一把科學地將之演陳出來;當然這—在台灣國 度演化出一個很大的事業來,當中不乏誇大其事的可能;可是這運營經年,要不是有其實用價值存在,也不可能成為全國上下一個婦女需求。

反觀香港產婦呢?

可憐得很,陪月既還不算很普及,還很不稱職的聽說相當多;本也難怪,才那麼個中年再職培訓計劃,幾個月在一班無業主婦間倉促急章的訓練,以為曾經生產過就一 教即懂什麼叫陪月,把一概經歷幾千年婦女產後調理的智慧,粗而略之,草草以幾十頁紙編成的簡章,就叫婦女們上戰場實戰,好運的嬰兒可能遇個有好心腸的,把 自己家族智慧帶在身邊應用;不好運的,隨時踫上個又不懂又隨便的;聽過幾個聘有陪月的朋友,經歷一如放一枚炸彈在身邊,日夜擔憂,可能相比自己親自帶初生兒更吃力。

香港有月子中心的需要嗎?我相信有產婦的地方就有需要。可是,實用價值呢,這不在於對產婦而言;就正如香港的所有事業而言,存在不存在,不在於它本身的價值,而是對於香港地產商的價值;也就正如很多在香港無法容下一腳的零售品牌一樣,都是給地產打壓個無處容身。

月子中心在香港這地方大抵無法好好地發揚光大;可是,這對於產婦的需求和其應有護理智識,卻是只要有產婦,就應該擁有。 香港女人啊!是時候反思一下,我們一直自以為是地對傳統智慧的反叛心態,抹殺了一切對自己有實益的學習。

所謂時代女性如我,過去只因對中國坊間流傳,對西方智識對立而顯得神秘兮兮,往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粗心大意加理直氣壯地一概盡數反對之,原來,最終虧待的是我們自己! 而這個最終,又往往是在無可補救的很多年過去之後,痛患才一一浮現出來對我們作出報復。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今日既知,又何必抗之!

 

再說;生產過後,過幾年,又一條好漢,都站到崗位上、政治場上「當男不讓」;這不好好補個底作好準備,哪怎麼成?!

 

 

 

在線上找來一些資料分享: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