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3/12/10, 14:03 PM | 辛亥校友 | (45 Reads)

告訴幾位現役校友會幹事,我將會見到近十位,相隔十多年完全沒有聯絡的同屆畢業同學;聽得他們呆若木雞,我明白,對於他們才畢業了那幾年,對這種太不輕易的重逢雀躍,不容易理解。

 

見過小雪老師跟她的老師們校友們的聚會,我覺得這麼的人生數十年過後,還能有緣再聚,這種難能可貴,無以復加。 那夜,小雪老師告訴我,下一年是他們校友會四十週年;我也跟我面前的學弟妹們的表情一樣。

搬回母校的所在區中,我時有踫上熟悉的人,曾效力的校工、不同屆別不同班別但相仿年齡的校友;那些都總會因為有似曾相識的感應。 不過,也有像這天的「奇遇」——

在屋苑的一家集團式經營髮型屋去造頭髮;既然第一次來,又既然刻意找個可信賴的,日後方便隨時幫我造頭髮的髮型師,我任隨髮型屋為我安排一位。

電髮、染髮加護理,一坐四個小時;年青的髮型師很努力抓來一些話題,探我口風喜好。

我 不愛多話的髮型師,不過今日心情大靚,加上這位名叫 Eric  的年青人說話不叫人討厭。 他在我頭髮上很小心地檢查剪工,因為我告訴他:「我有專人為我剪,今日不必剪。」每當我這樣回應時,一般髮型師會極盡努力去游說我,因為那個套餐已包括, 不剪白不剪;又或訴他們怕我要求減價。

像這位髮型師,有發現我的髮型的剪工是有點暗藏的秘密,像偷師的研究著。聽說是我表弟的手藝,也都小心問及他的資料。他告訴我:「你別介意,我很有興味,想知得多一點,畢竟我

才只是回港來四個月罷了。」看他坦白,我才更樂意跟他細談下去。

結果,我們提到我女兒唸的學校,他訝然:「我也是這學校出來的學生。」然後更詫異地,聽著我說:「那麼,我就是你的大學姐。」

因為母校,我們在這四個小時,變得好像有了個連繫;我聽他說在中學畢業後去了澳洲求學,由讀旅遊業管理開始,後來發現自己愛上髮型設計,就展開了這方面的學習和發展。

我把表弟的工作里程和曾遇的一些困難,給他分享,也給他一點鼓勵。我想,作為一個學姐,這個是一份很好的見面禮。

他坦言,回來後也沒有機會回過學校後,是有時躊躇的。不過既然我提到下一年是我們母校的三十週年大慶節,也好希望回去湊湊熱鬧。

展望著,不單止是母校的聚會;也許是日後我這些弄弄頭髮時的相聚。

校友,的確可以無處不在;只要你願意去問:「你是唸哪家學校的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