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29/06/10, 11:49 AM | 女人的 襟 | (226 Reads)

舊居一住十三年,搬進去時藍藍只不過是個坐嬰兒車的孩子。 當年在樓價最高鋒時,被市道所誤,陷足良久;媽媽又不斷不斷地碎碎唸;我們幹麼那麼趕著去決定 (只不過沒有應她朋友去看他們正放的盤),家那麼小 (只不過是之前所住的比較大),地方那麼遠 (只不過是搬離20分鐘車程的仍然同區)……總言之,她整天都說我家不好,我家風水不好,我家什麼什麼什麼都不好……就是了。

的確,我也不是太喜歡那個單位,因為那決定好像是被人用槍指著背項做的決定;好像一切都不是我們最想要的,但小家庭,太年青,手邊資金有限;心裡是有點委屈的。

卻再想不到,這一住好長的一段時光!

 

這一刻推開窗看看,雲朵依舊飄飄;想起最初搬來時,第一次把歲多的女兒放在我大床上,窗大開簾全撩起;她看著看著,忽然哭起來。 後來才知她不慣那種廣闊,以為身邊無人;後來我陪她一起躺著,教她數雲;有些週末,兩母女就那麼躺著,幻想自己在草地上看雲。

樓下水池木林,樹木且都是老樹的多,養有很多野外林鳥,清晨鳥語吱吱;新遷進這區時,我有提議過管理公司請花王多種各式灌叢花朵兒,讓屋苑在—片綠中多帶色彩,反正這屋苑住有老人佔多,不妨多辦由坊眾合力發展屋苑內花圃地方,種花為樂;結果意見被接納,在屋苑闢了一處靜角培植了很多七色花卉;就在幾次颶風襲港後,樓下幾棵大樹接連被毀,管理將有居民認為過量的樹木量減少,花叢佔入怒放。 屋苑靠近一處道教名勝地,每年清明特別多孝子善信經過屋苑,每每聽到遊人讚美說話;是的,屋苑年紀不少,但整體觀感依然相當有味道,保養費相對其他新派屋苑其實只不過很小數,但就大量用了在那綠化上。每早看見公公婆婆在公園裡散步,大多都是住了多年的老街坊,互相招呼不斷,那種寧靜諧和,非一般新派熱賣會所什麼什麼人工設施配套的可比。

近年忽然蒙政府所愛,成為區內交通要塞;一直跌到谷底,幾乎無人問津的樓價,忽然回升;以這樣年份的老樓盤,竟然躍升過全城數個月持續最高交投量屋苑,也真是可算是一項奇蹟。半年來,夜裡和週末,幾乎總有搬運公司的車輛停在屋苑裡;最有趣的莫過於屋苑管理歷年都使用全中文的通告,忽然改用中英兩語。然後,我踫上了他、她和他們——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師,在港一家補習中心教英文;幾家印度和巴基斯坦藉的小家庭;我樓下一位金髮綠眼北歐單身男仕完全不懂中文,跟我同乘電梯時,我好奇地問:「來探訪朋友嗎?」他答:「不是,我剛搬進來。」我又問:「在港工作?」他答:「是的,在尖沙嘴上班。」老人區忽然變得華洋雜處,老派家庭式管理的小商店們也連忙推出應變措施。

這還不止,在我為新居室內設計找參考時,赫然發現其中一本刊登出一個年輕單身的,買了屋苑一個小單位,花了不少錢裝潢,為的是把小居室變成一個時尚玩味的 Studio 模式;在專訪中分享,見城市中的樓價過高,手邊的現款給樓價還是給裝潢兩者只可選其一,遂決定放於裝潢中自己可以享用,放於樓價中只一陣煙散受益的只有樓商。我看了這段幾乎要拍掌,這個生活玩家很有點意思!也讓我從新評估了這個小區的美處。

自從藍藍入小學,拒絕跟家傭生活要跟外婆後;我們夫婦兩都早出夜歸,這屋苑於我們只像酒店,這裡發生的一切好像都跟我們沒有關係。 立案法團見識過大塊挺身而出指揮大廈停電的緊急應變,見過我伶牙俐齒在大會中發言質問承辦商;又在一次參加他們所辦的屋苑福利遊團時,原是一班都是熟絡老街坊,踫上我們三口子是新面口,但也主動幫忙同行的幾個迷途老人家;於是好幾次都專程派人游說我們站出來競選法團委員。

但我們都心不在斯。

由年初終於一家上下達成協議,要搬離這舊居;事情一拖再拖,到這動身,已是年中。 這幾個月,有很多同大廈的鄰居都主動來跟我打招呼,問我是不是要搬,言語間有點捨不得;我汗顏,我們何曾為這小社區出過什麼力,憑什麼能獲得有這樣的對待。鄰室婆婆,我至今還記不得她姓氏;同樓的幾家人我也不甚了了,見面也只不過會點個頭。

這十幾年,發生過很多很多事情,也渡過很多很多悲苦交錯的日子;在最失意的時候,往往夜歸都會抬頭,看那幾乎總出現在那夜空角落,彷彿都在等著我回來,等著給我一絲鼓勵的——星星。

每次,我提起我家看到夜星,不是偶然,是只要不是密雲聚雨的夜,那幾顆星都總是會依時佇在那裡。有時,我洗了澡未睡,會把頭擱到窗前跟它們說晚安。 藍藍小時候也會跟我說:「媽媽,我看著星星睡。」後來我找來一些吸光的小星星片貼在她房裡的天花上,說把星星引到她房間,讓她數著。

對於家事,我並不是個灑脫的人,家裡很多很多瑣碎東西,家於我們,是個安定平穩的避難處。我記得從前一個很會投機的好友,時時因為把自己那層樓也放盤投機,一家上下幾乎是長期處於新居裝修,雜物寄存,甚至一家三口分佈娘家夫家各處暫居的狀況;於於她這種生活態度,大塊常說不敢苟同;也許這真能賺錢,可是在走難也似的生活中,能夠有幾刻真正享用過?太過非議所思了吧!

整理積存多年的舊物瑣碎東西,忽然重新檢拾很多回憶。 好友也許說得很對;我的回憶總是比其他人仔細又複雜,我很容易墮入自己從一小事物牽引出來的大片回憶之中。 悲也好,喜也好;那些都是屬於我的回憶。我並不是只迷戀回憶而不向前望的人,但無可否認,回憶是我人生很重要的部份,而且,我總是把回憶過濾,把純美的留下,當作未來面對困難和挑戰的聖物。



趁著遷居,我開始細細品嚐這小社區的美態。
趁著遷居,我重新整理很多過住忽略了的生活情節。
趁著遷居,我把這裡發生過的一切記憶都打包好,將會成為我日後的珍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Re: wasabi

是否搬離屯門區,搬到市區去住??


[引用] | 作者 611 | 04/07/10 18: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過路人

敍事很細緻,生活的點滴,令人有蠒入的感覺,多謝你給的生活感受.


[引用] | 作者 老豬 | 29/06/10 21:4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觀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30/06/10 12:3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