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30/07/09, 01:00 A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506 Reads)
為了要趕買一條高質素的絡纓,我站在尖沙嘴人頭湧湧的街頭愣了一會;思索著究竟要截一輛的士,直奔深水埗;還是在尖沙嘴厚福街附近的橫街窄巷中鑽?

看錶,已經是晚上7:35;恐怕深水埗那些賣手工藝配件的店都關門了。

饑腸轆轆,想起佐敦跟尖沙嘴警署接壤的那街上,彷彿有家老店。

沒錯,還在;叫雲裳。

小時候家住佐敦,有些店子終生不能忘。這是其中一家,從前媽媽做衣服會來這裡配顆小鈕扣。還有為我那長長束起的孖辮,配各色絲緞帶。 我那最愛的淡粉紅緞帶,就是到拍小學畢業大合照那日頭上綁著的那條——也都是在這店子買的。

小時候來的時候,已經覺得這店好老;今日竟然像只不過老了一點點,這一打比,我猜店都半世紀了吧。

我問絡纓,他們有的,可是並不是我想要的那種材料和織法。有點失落,像是見到老朋友,可是老朋友認不出自己來。

買不成絡纓,還不願出店來,東摸摸西摸摸,只想找一點東西買買,是一種買紀念品的心情吧。 小時候媽媽在挑緞帶、花邊、配鈕扣,我一直貼住那玻璃櫃檯抬頭望。上面掛著一卷卷的綑帶、鑲邊帶、雷絲花邊……等等。

店裡有很多女人愛跟店的老板老闆娘閒談幾句,有時候會聽到像街坊間的說話;記憶中媽媽沒有,時常來卻大概只會說:「這鈕可能太大了點。」「這花邊不知會不會吃著車板不前不好造。」……之類的對答。可是,老板娘應該是認得我們也是這區街坊。

前幾年公司一個宴會,臨時加了檯數量,酒店餐飲本來為配合那晚主題而備的紅黃藍綠紫五色的剪毛絨絨椅墊,就在宴會前一天才報稱備數不夠。要是有些檯有剩下後面幾檯沒有,單掛著黑底墊布,未免太叫人覺得厚此薄皮,待慢了某些賓客不成。能夠相配這些剪毛絨絨椅墊的質料,而又在極少消費情況下解決問題,就只有同質料的緞帶子;要知道即是買得了那些毛絨布料,都趕不及車縫,即使用同色的普通緞絲帶,質料厚薄也會令格調丟了。

想起這店裡見過有很多寬寬的剪毛絨緞帶子;來過一趟。 正當準備請店老板量長度,隱約記得是三百多碼的數量;店員好努力在後倉點齊貨。 這時,酒店那邊打來:「問題已解決了,其實我們都忘了可以每五色後隔一張黑布墊,如果你接受這樣,一張檯剛好連黑的每色兩張一共十二張了。」於是我抱歉非常,店員都一直真誠熱誠,完全沒有回我一個失望不滿的表情或聲音,還連說:「解決得了就不必浪費啦,不是更好嗎?」

沒找到合適的,悻悻然走出來,轉過街角,向國貨公司方向去。

想起小時候每年過農曆年都會關心這家國貨公司外牆的燈飾設計,雖然遠不能跟港島海岸前那些商廈比較,可是總比較親切;街坊嘛,最常去溜,最常家裡使用的東西,大多都會在這幢幾層高的百貨店買。

記得國產貨的海鷗牌檸檬洗髮膏,那模樣和味道就像極現在我們常見的檸檬芝士餅,那是我第一次能擁有一瓶自己挑的個人護理用品,很興高采烈的捧著回家期待著開啟使用; 也記得曾經喝過一瓶叫話梅汽水,難喝得要吐。

可是,今日特別想再一次用用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