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9/05/09, 10:08 AM | 四方遊趣 | (225 Reads)
看「子貓物語」Chris 兄這笑《澳洲的越南裔人(下)》,引發起我一段旅遊回憶。

1994年的中國年假期,本是打算拉大塊陪我去斯里蘭卡取景,專探老英國貴族留下的蹸爪。可是印度南部發生大瘟疫,只好放棄,臨出機票前改行程去大馬自助遊。日子預得多了,又踫巧是中國年,只好訂目標先去吉隆坡感受一下當地華人過除夕的氣氛,再去浮羅交怡避年幾天,然後再回去檳城漫遊美食。

當年華人年輕夫婦這樣去遊十多天,算是相當奢侈勇敢;是沿途所遇的人們都對我們說的。那時我還不置可否,反正我公司裡的洋人上司,個個都是假期趕去大馬浮潛的,不是嗎?哪說是勇敢?!

九十年代的香港,過年氣氛早就淡,我們這輩的早在少年時已經對拜年有點不屑,早就宜得「避得就避」。可是過年夜的吉隆坡的確熱鬧,也許是唐人街的佔地不大,人們都擠在那裡,所以顯得特別鬧哄哄的。那年看見大馬還是把一大錫盆沒蓋著的紅橙綠飲品,搯到小塑膠袋中,插一飲管,把口一束吊著,就成隨街飲用的包裝飲品。別說那年頭還沒有講求環保,塑膠袋佔位比盒裝飲品佔位少之類新看法;只是看了蒼蠅亂舞,只覺恐佈。

小攤子緊貼著,賣的東西包羅萬有,只是外來人,要尖進人叢中,難極。

忽然,大塊悄聲在我耳邊命令:「走!」我正奇怪,他向來不會在這種觀光時候,給我這種語氣。隨他拉著我匆匆忙忙離開最熱鬧的人堆部份,他才逐一檢查身邊所有放財物的地方:「剛才竟然有人敢拍我衣袋,小偷!幸好我發現得快。」竟然,是因為他向來自恃高大,在本地恁誰都先猜他不是警察自是消防,誰敢打他主意。這是人家地方,自是看我倆外人加年少,自然會埋手。他見沒有丟失,忽然更驚:「妳快檢查妳的。」其實我身邊不放什麼貴重,所有的都交在他那裡,而且,走路時他總是擁著我,埋我身才難耶。

「回酒店吧!」他說。
「只逛了一回,有點可惜。」我答。
「總覺得這裡目光都怪怪異異,跟大陸那邊相類,不宜久留。」那年頭,每次去大陸,都覺得身邊有一堆怪異的目光在你身上亂搜,像人闖進賊窩去被精刮一遍的感覺;糟透!
「別忘記飛機上那當導遊的提醒過。」我們在航機上踫上一團港人遊客,趁機跟當導遊的談了幾句。「還是早點回去妥當,找輛的士吧。」

走了幾個街口,都不見一輛的士;越走越氣!這什麼鬼地方,人們和燈光統統都湧去趁年夜墟嗎?幹麼街上一輛的士也無。終於見街角一暗處有幾輛的士,有個人走近問是不是要車,大塊跟他議價。「算了吧,讓他年夜賺一點,是貴多了,但沒法。」

上車坐好,另一個男人也上車,坐在司機側位去。我用英語問:「這是什麼意思?」司機不答,已經開車。大塊把拳握著,青根暴裂,隨時作戰狀態。

那人這時用半鹹淡英語問:「是日本人嗎?」我也警戒地,立即用蹩腳似的英文答:「差—差列士。」到步後一直有小孩追來問我是否日本人,我笨死都應猜出日本人是這裡的肥羊。那人改用普通話跟我說:「中國人呀,來玩嗎?」

「探朋友,剛在唐人街那裡探過朋友,溜一下觀光。」那人轉過頭來瞟了我一眼,大塊回他強悍凌厲眼神。

那人之後沒回答,車裡氣氛一直緊張;天幸,到酒店前下車,再沒有出什麼亂子。 但這一役,差點就毀掉往後的渡假氣氛。 雖說日本人才是肥羊,港人也不見得好得多少;說成唐人街裡有朋友,應該是有點避忌吧,聽說中國人在這裡雖未致於統統富不可當,但都有相當程度的地位吧,要不,不會肩負國家重稅,負責大馬人供書教學的重任啊——我當時只想。

後注:94年,香港回歸雖然已大定,但港人大多還不願自認中國人。對「我是香港人」的意願非常強烈,甚至覺得改稱「我是中國人」是大大降了身份檔次。可是,人在外地,還是有一大國同胞撐著比較著數,而且,好明顯,華人在大馬有很高地位,大馬當地人平白不敢亂惹。回想,總覺得祖國政府為港人HKSAR護照所做的功夫是一項有遠見有方法的管治,就一本護照,令港人不得不心甘情願喊一句:「我是中國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Re: Chris
Chris :
我也覺得BNO是一件怪雞的證件,在外地的香港客有甚麼要幫忙,英國佬闊佬懶理,還是用特區護照和找中國領事館好。
不就是嘛,為了本BNO每兩年要付幾百塊去替還是嬰孩的藍藍換証,氣得我要死!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09/05/09 12: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也覺得BNO是一件怪雞的證件,在外地的香港客有甚麼要幫忙,英國佬闊佬懶理,還是用特區護照和找中國領事館好。

Chris
[引用] | 作者 Chris | 09/05/09 11:34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