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08/01/09, 22:43 PM | 無懨工作間 | (120 Reads)
將對一小兵喝道:「咱們一眾將軍遙遠監察,爾竟敢跟敵方到帥和洽會面,爾為叛兵乎?」

若為叛兵,又何以專挑那正受嚴密監視的範圍作會面?懇請大人稍移閣下腦袋專駕,以免玉臀恆坐,將腦袋壓得過緊,枉其用之!

然而,小兵自然無力申辯,只好誠惶誠恐,伏拜道:「將軍英明,正是將軍威望所至;小兵才幸保得當中蒙混過關,其間未受誘供,敵方最終只閒話家常,草草了事,放汝回軍,稟命。」

其實,既稱敵方,將軍何故不明刀明槍,與之拼死沙場,一於武力降敵,犯押離境;卻是大模施樣,裝個招安順撫假榥子,唯唯諾諾說什麼日後邦交維維矣。

是將軍拉伕急命小兵權充使節,送敵離疆,現下又恐敵方發難,秉夜兼程向王告密好撇清此事,將之曰為小兵自告奮勇、自把自為。

好了,待得小兵這一役功滿而回,又來怕其得功,連忙冠個「莫須有」想滅口了事乎。

小兵權輕卻節高;一役我敵兩方誰是誰非,只能聽令不便分辯,但為其辱,卻自當奮死而恃。

將曰:「爾汝,乃世之將兵之分,汝決,爾毋辯。」

回曰:「仕可殺不可辱:人貴賤之分,非官階,情操也。」

將曰:「將之令,兵莫有不從。」

兵曰:「是非不分,恥也,不從。」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