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6/09/08, 01:12 A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665 Reads)
上週忽然收到表姨母的噩耗,說是患癌;發現時已是末期,走的非常突然。

表姨母,即是我媽媽的表姐。

媽媽的愕然明顯把她的傷心暫時蓋過;直至她看見表姨母躺在棺木中,她再忍不住眼淚;就跟靈堂前很多親友一樣,眼眶裡的淚都再也忍不下去。

表姨母是我所知道的母系親朋長輩中而以表兄弟姐妹排輩,最為熟悉而且一直偶有交誼的一位表姐。

媽媽的父母兩方都來自大家族,親朋真是記也記不清;至今我這輩份上還能認得不少的,就全賴當年太公每年壽宴,我們這小輩們才有機會相會。 屈指一數,我大概是由太公八十歲左右開始參加他老人家的壽宴,直到他一百歲瑞宴吧。 在那廿個年頭裡,幾個差不多大小的小輩們都會借那一年一度的機會,聚到一起玩玩談談。

這堆小輩們中,我最喜歡粘著英輝表姐,她是表姨母的小女兒,上三位大姐姐,下還有個小弟,不過,我就獨獨愛喜歡跟比我大兩年的英輝表姐說心事去。

跟她粘得最多的時候,是升中那年的暑假;起因是表姨母說:「就叫表姐陪妳去學游泳吧!」

我人生中最難忘,也最影響我人生哲理的暑假。

那是一個每星期裡三天由下午五時到六時半的游泳訓練,就在大環山的公眾游泳池中的學習池裡上課;可是,我倆總愛整個下午都孵在那公眾成人泳池裡,那個時段是由一時到四時,我們就準一時在那裡一直賴著不走。

是表姐教會我不怕水隨意浮潛,我們在水裡鬥翻跟斗,還一起走上跳水台仿著人家那樣跳水;這可是我生平中唯一一次站到高台上,鼓起最大的勇氣縱身跳下去。

我們倆游得累了,就隨意躺在有蓋地方看人家跳水。 再捱不下去就退出去吃枝冰條,坐在石凳上一直談心事等待上課。 還有一次游泳課取消了,我們大著膽子由蕪湖街一直步行回佐敦道;那條路很長,很長;而且要經過很多條靜悄悄無人的隧道;那裡,我們從來只知行車方向,卻從來沒試過走路;結果賴幸,我們兩個安然沒事,可是那條路,我從此也沒有機會或再有勇氣去走。

對於我升中,已在升中三的英輝表姐曾給過我很多意見,也安撫了我升中的不安;我把一直以來被同級杯葛而抑壓在的心裡的困擾向她傾訴;是她給我撫平那個一直暗暗淌著血的傷口,是她把我近乎閉封的心鎖解開,引領我重新認識自己,信任自己的本質,重建自信。

前些日子,我乘的士由紅磡駛往南昌的途上,再次經過那條由紅磡通往佐敦的加士居道;我又想起英輝表姐,想起那個夏季;原來,我們十來年都沒有直接聯絡了,現在我的女兒要上中一啦,表姐,妳好嗎?

很想念您!

今日,在妳媽媽的喪禮上,竟然得悉另一個,對我而言是更大的噩耗;表姐,妳竟然已於六年前離開了塵世——

靈堂上眼看著表姨母的遺容;心裡浮起的卻是那個夏季裡的每一個小片段……

狠下心一定要向妳姐姐求証,雖然這像尖錐般的問題,要表姐在喪母的同時再次被掀動六年前妹妹離世的悲痛,這是多麼殘忍的;請原諒我實在不願意去接受這個事實;在妳親口承認時,我反而不知所措,直至妳把英輝表姐留下的兒子叫來;那一剎,我只能呆立著,我實在不知該做什麼又該說什麼才適合;我只能想起英輝表姐每次也著我也合上雙手向神祈禱的那張臉:「要虔誠的感謝主賜我們飲食。」是她告訴我凡事都應該相信主、感謝主,因為信靠主,我們的心靈都可以得到豐足。

妳在天國,已經把妳媽媽也迎接到主的身邊去嗎;我還能記得妳在表姨母身旁撒嬌,還有最難忘妳那兩個深深的梨渦……

願妳倆在主的懷內得到安息!讓我對妳的想念跟眼淚都倒埋到心底,永遠永遠!永遠想念您,我最親厚的英輝表姐!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留言(6) | 引用(0) | 話題(我們)

[6] Re: Frostig
Frostig :
聽來應該很突然......
節哀吧。 
May them rest in peace!
本來心情好一點,誰料今日又收到另一個噩耗,這來得更突然更傷痛……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7/09/08 13: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HaPPy
HaPPy : 她們會在主內得到平安,你不要太傷心了
謝謝您關心。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7/09/08 13: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很突然......

聽來應該很突然......

節哀吧。 

May them rest in peace!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16/09/08 13: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她們會在主內得到平安,你不要太傷心了

HaPPy
[引用] | 作者 HaPPy | 16/09/08 13:5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agnes
agnes :
在那廿個年頭裡,幾個差不多大小的小輩們都會借那一年一度的機會,聚到一起玩玩談談。>>
我們的家族也有這樣的習慣,一大堆表弟妹相見會好開心!
去了多年也沒通知,可想而知妳多麼難接受!妳說得對,她們定會在天家重聚,在那裡沒有痛苦和眼淚......
表姐的孩子還很年少嗎?
從前到少年時叛逆,倒是時時賭氣不願去太公壽宴,要不是想見見表姐表哥們,倒是真的會賭氣留家都不願出席這些宴會,今日回頭卻好感激一直有這樣的聚會,我們孩子的,只不過是稍稍裝扮好,到場去把大人逐一喚一句,又有什麼損失呢。
去了多年沒有通知,只因我們遷到最西方,跟表姐一家一家東一家西,我忙中學會考時,她忙大學,到我忙到社會時她忙於她那夢想的工作,到她結婚時我正忙生孩子,這些年,娘家裡有事,倒是我們盡量避見親友。說來這時間總愛捉弄世人,人生滿湊巧,誤點卻驟生。 表姐去世時孩子只得歲多,算來現在七歲吧。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6/09/08 10: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在那廿個年頭裡,幾個差不多大小的小輩們都會借那一年一度的機會,聚到一起玩玩談談。>>

我們的家族也有這樣的習慣,一大堆表弟妹相見會好開心!

去了多年也沒通知,可想而知妳多麼難接受!妳說得對,她們定會在天家重聚,在那裡沒有痛苦和眼淚......

表姐的孩子還很年少嗎?

agnes
[引用] | 作者 agnes | 16/09/08 08: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