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30/08/09, 17:39 PM | 斯人妙韻前半曲 | (180 Reads)
兒時有個小友,一起唸幼稚園、一起玩、一起共浴

小學一直沒緣同班,但也一直友好;各自升上中學,還偶會約在一起去午飯。

中二,忽然說要移民大西北,趕不及通知她。

後來某個學校假期,她在電話裡頭說:「我看過地圖,屯門在后海灣那邊,旁邊有大小磨刀州的,對不對?」

嗯,是吧;我相信家裡向海那邊望去,的確有兩個小島;相信也就是了。 我在這裡都快半年,還沒什麼機會研究過。

「我想來探望妳,我要先問準媽媽,妳的地方實在太遠,更似去一趟旅行呢。」

太遠,是的!幹麼我要遷到這個遙遠的鬼地方,朋友統統都沒了。

好友一腔熱情被長途巴士中的顛簸搞得不剩半分,雖知當年由她家住的旺角區,先得乘地鐵去長沙灣,乘那每小時一班往屯門碼頭的巴士。 全程連等車得要花上近兩小時;她這個出發點還已經算是不壞地點了。

兩個女生看著一片荒涼的蝴蝶灣,才只麼兩三幢樓宇,遍地工程的英坭黃沙;還幸好看得見大小磨刀州,總算當是個景物遊吧。

在我帶她去看過「屋苑大廈樓下臨時舖」後,那統共全個區域中只有三間熟食檔,一家文具店、一檔鮮肉、一檔蔬菜和水果;她問:「這裡什麼也沒有,你們怎麼生活?」

「……」因為——這個家需要,而事實上只要有個家,就可以生活。

好友,妳享有幾代家蔭,哥哥姐姐全都長大成人已經展翅,妳一切享現成的,不必擔憂不必經營生活,當然不明白也不必選揀在這種地方生活。

而我,單是我爸爸每日清晨五時乘巴士到長沙灣,轉地下鐵路到觀塘,再轉小巴去鯉魚門工作的景況;好友妳又怎麼能夠想像呢。

相對爸爸,和住在這裡大多數的爸爸每日裡的長途辛苦;我們的,也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這個探訪,大家彷彿能了解到彼此生活的落差,少年人生活中不容易承載這些包容。

這之後,我們再沒有聯絡;直至我重又搬回城市去,她也從加國回來…

重遇,卻發現大家話題再也續不上了!

我已婚,當了個無業小主婦;她在會計師行入職,對未來充滿期盼。

我們總是在人生最大落差處重逢!

友情,中間也不免夾雜著了一堆比較。

其實人長大了,人生路長,每一個站點都可以風光明媚,亦可能是正值黑潮。

再一轉眼,經由她當牙醫的哥哥處,得知她受不了本城繁忙的生活壓力, 回了加國。

我沒有跟這位幼時曾背過我的哥哥表達心底話:「請轉告,我現下不再是無業小師奶;我想我現下職業還能配當個朋友。」這些話我不會說,雖然我心裡很清楚那種感受。

可是,也許她已甚至沒有興趣知道我為什麼要老遠跑去她哥哥的診所去。

時間流逝,要重新認識走近,都需要相方向著彼此踏近一步。

 

(寫於 1996年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