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2/02/06, 14:58 PM | 辛亥校友 | (714 Reads)
校友會執行主席 Eva 來言:「我們平日那位能幹的,笑容滿面的小雪老師哭了……哭得叫所有校友會幹事心都碎了。」


常務會議當日,傳來兩個心傷的壞消息,都沒有在會議記錄中留字,卻肯定在每個人心中重重刻下烙印。

先說第一個壞消息——校工就叔已經離世。

另一個壞消息,是一位老師和另一位校工Peter 也相告患上癌病。

「小雪老師哭得好傷心,從來沒有想過她這樣感性的。」大家都覺得。

小雪老師固然是一個感性的人,但廿年同校工作的同事關係,也不是一般新畢業同學或初踏社會工作的後輩校友所能理解。

校役一向跟學生接觸不算多,或許有部份學生留校時間多,又人夾人緣跟某一位校役特別投緣,而多了溝通;但我相信也還是佔少數。

校工一向只默默耕耘,在學校裡擔任較勞動的職務,維持學校環境。在職務上,當然不能跟校長老師們,相提並論,但是母校孕育我們這些孩子,校工們就是媬姆。我們在校那些年,能夠有一個美麗舒適的環境,能夠無後顧之憂去專心學習;能夠懂得向校工們感謝的,又有幾許人?

我從前也不懂,直至我出來社會在酒店管房部當行政,才知道要維修整理一幢學校,每日照顧千多個學生使用的環境,絕不輕易。

唸書時總會投訴校工都是兇巴巴的;曾經受過校工們抱怨,甚而責罵的同學,相信都不會少,包括我自己,年少時也會頑皮,也會反叛,甚至也造成一點破壞。但是,辜勿論如何,他們的辛勞不能抹殺;而且,事實上,他們當中也有不少是善良的、默默地,而且都也具無比愛心的。

我在母校廿週年的特刊中,訴說過在校時,跟校工 Peter 的一段趣事,就正正是很多當年這班小頑皮的寫照。

很遺憾在學時,我沒有太多跟就叔交往的機會,但記憶中,他總是認得我,每次到母校,他會把我的名字叫出來。 聽到他的噩耗也一陣難過,衷心希望他家人折哀振作。校友會安排的帛金,是一點點心意,也希望校友們當中在學時,曾跟就叔有較親密的交往,和曾得他照顧的,都為他的家人致上一點慰問。

讓我們為就叔默禱,願上天顧念他多年為我們母校的辛勞,為家庭的付出;讓他好好安息!


[1]

生離死別是很多人不願意看到, 但又必定會遇到它, 人大了, 都遇過很多這些事, 每次都會很惋惜...要珍惜眼前人, 不要吝嗇愛人的機會


[引用] | 作者 挪亞 | 14/02/06 14: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