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別緻BEE | 12/02/06, 13:32 PM | 辛亥校友 | (727 Reads)
10.2.05 的校友幹事常務會,我沒有出席。
近年幹事主由一班新畢業校友組成,會議都選在校內,通常挑週五大約放學時段。

而我們這些老將,這種開會時份都正處於一週最緊湊的酣戰階段;別說跳離戰場去校友會,就是談個三分鐘私人電話,都怕且成為問題。

老幹事說:「每次挑這種時間,我們都來不了,心裡好無奈。」

校友幹事會議,在不同年齡的幹事組合下,出現不同的運作取向;是正常的,我們只好說不要緊,一切交到新一代手裡發揮吧。

回想第一屆時,只得幹事八精英;開會都選在週六下午茶時份,週日早餐會議。地點以誰最趕下個行程而決定,大家都是爽快人,把協會以商業機構模式來運作。

老校友在校內開會,總嫌氣氛有拘謹感,大家不能盡興發言。相反,隨便食堂一頓晚飯、茶餐廳裡一個下午茶、甚至在其中一位幹事家裡來個麵包維他奶早餐聚會;大家都能速戰速決,暢所欲言。議程簡潔得來,標題,內容和決議都在短時間內大量出品,附送千噸笑聲。

這一、兩屆,老將們都已退居幕後顧問,偶爾參與會議;總覺氣氛不對。

起初,我先就認為在母校開會,環境拘謹是主因;再且我這位老主席,年紀比新校友幹事大出一大截,是我令大家都得正襟而坐吧。

最近兩次,我開始也覺得,氣氛不對,不只因為以上兩個原因。幹事們都明顯沒有太大的投入感,相信這才是一個令校友會冷下來的最大病徵。

為什麼我隱隱覺得校友幹事彷彿是來受命,而非在出任?年輕的新晉幹事,某日來跟我在ICQ裡說說話,問這兩個角色有何不同:「校友會是母校的一個附屬而已,不是嗎?」

喔!就是這個問題了!

一個由母校畢業生和曾讀生組成的協會,當然是關係著母校而來,但是我們並不是完全為母校而生。
(嗯,請諒我文筆或許未能一語中矢,希望下文能令各位更深入了解我的意思。)

問:「現在校友會收支還挺緊張,又有何能去回饋母校?為什麼母校不能全力資助校友會?」

校友會是以一個獨立個體,以非牟利團體身份,向政府正式註冊。
(原來新一屆幹事連這點也不盡了解,寫這篇也算是我來負荊請罪,身為第一屆主席,未能薪火相傳,將重點授予下一屆,也是一項過失。) 校友會的名字只是因為我們的而且確是這家母校培育出來的學子,而且會旨就是要服務,大家都有共同源頭的會員;注意!服務的是會員,不是母校。當然,我們也都寄望憑一眾會員力量,去回饋我們那個源頭,飲水思源是大家都覺得理當的責任,將思念轉化為力量,匯聚這些在社會一年一年豐盛的資源,為源頭回注和交流。

問:「我們不是她的屬下機構嗎?」

校友會在公眾身份上而論,我們是一個註冊團體,擁有可籌務經費及善款的資格 (暫時因未有需要,未向政府遞交有關申請,在將來有需要時,亦可通過程序達成)。而當一個非牟利團體有相當資格運作,並依循規定和會旨,則可以將會內基金適當調處和分配,其中包括大家期望的「回饋母校」、「回饋社區」;甚至「回饋社會」。方法由小型在母校設立「各題目之獎學基金」,到「興建學校」;甚至「捐助世界任何有需要的地方」。所以,我們不是母校的附屬,還在將來有能力時,可能變成濟世基金。

問:「哇!這個宏想太遙遠了吧!」

無錯!但大家別忘記,小莫小於水滴,漸成大海汪洋;小小一粒沙都能匯聚成塔。萬里長城也不是一朝而成,世界每個志願團體,最初都可能只是得一個有心人發起。

問:「我不覺得自己能這樣偉大。」

我也不認為自己偉大如此,不過,我們清楚知道,一切都得有個開端和堅持。今日,我們盡自己能力形成一個開始,讓這點火一直延續下去,擴散開去。先不要去想那些,將來校友會要如何如何的宏願,就以一個最基本的存在價值,為我們眼內可觸及的成就,就足夠了。

問:「只是辦一點活動,就有存在價值嗎?」

一切活動都只是個場景,校友參與不是因為我們的活動有多吸引,是因為校友會提供的一個聚會的場景。能維持這個供應,校友會就有最正宗的存在價值。簡單說,有校友就有校友會的存在價值。當然,發起人永遠是吃苦的位置,辛勞許是無人問,不過,我們都比其他人更勇敢、更前衛、更有能力將理念賦予實踐。而且,過程中,我們比任何一位會員,更能見識各屆校友在社會中拓建出來的人脈層面;更多機會去體驗「尋訪他屆校友的故事」。

問:「校友會內不見得很多老校友回來呢。」

這是辛亥校友會的一個先天缺陷,是無錯很可惜!校友會在母校建校廿週年才成立,的確是有點遲了。不過相對一些更年長的老校來說,廿年不算太遲。相比為教署新頒佈的校友校董制度,我們又先一步確定了身份。早年學生的通訊資源遺失,無錯是一個惋惜;從前人手管理的資料加上廿年來不聞不問,的確是一個大浪費。

可是,這不是更加提醒了我們,要珍惜現在
今日不辦,流失更多!今日不動手整理,未來更難!

希望上次幹事大夥在【芭蕉葉】裡遇見的那位老闆娘——早屆校友王小姐,記得她對大家說:「當我們逐漸年長,社會經驗越加豐富時,我們越會懷念我們年少時的良師和同學;記憶裡笑聲、吵罵、校園裡每一件瑣碎事;都轉化為美麗的回憶。因為這樣純真、無愁、無慮的日子,都再不能回頭。」

年長的校友都需要這個小社區,都需要年輕的校友來支撐著會務。
年輕的校友都需要前輩的社會經驗引領,校友會都需要年長的校友在經濟上的支持來營運。

這就是校友會的生命鍊,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循環不息。

[2] 回應TT

哎也,看了你的補充再重看一次自己寫的,原來讓你抓了字虱來。我早認了老幹事啦,親愛的前副主席。
謝謝你的補充,你總是為我的衝動殿後,總是執行著你的特質;是的,新一代幹事,我好期待你們為校友會創更多新光芒!
會員人數的升額、基金的存帳;就已經見到大家的努力!任重道遠,請繼續加油!


[引用] | 作者 Bee | 14/02/06 10:0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致新一屆校友會幹事:

我非常同意Brigitte的說話,亦是我內心的感受.我不是為自己很久未有參加會議找藉口,確實開會時間及地點很難配合得上.當然,大家無須刻意對我們作出遷就,因為現時已是你們當家作主了,我們一批老幹事(Brigitte可能不喜歡”老幹事”的稱號)只是分享一下我們的經驗及希望仍能夠出一分力而已!

我知道營運我們的校友會是辛苦的,我們亦經歷過一些令人非常喪氣的時候.但我想我們都有一份使命感,深信不斷的努力,最終會把廿多年來經歷過辛亥的校友凝聚起來.現在這個使命落到你們身上,你們有的是年青人的熱誠和創意,與及與母校更強的牽引力,我相信會比我們做得更好!Brigitte說以前我們開會很有效率,我相信只是因為我們經過現實社會長時間的殘酷鍛鍊而來的一身武功,開會要快,要有結果,要有跟進行動.那時候我們都很主動,對每個細節都有很多意見和爭論.很多時候提出來的意見都給其他人擊倒,但這正是開會討論的意義,大家不斷提出意見,互相衝擊,去蕪存菁,最後得出大家認為最佳的結論和行動計劃!當然這不等如一定會成功,我都說過我們有過不少失敗咀喪的日子,唯有當是經驗的累積和以後的借鏡!

我希望新一屆的幹事能夠承襲我們以前的態度,盡力將校友會搞得有聲有色!我相信你們一定做得到!

”老幹事”謝卓華


[引用] | 作者 TT | 14/02/06 01:21 AM | [舉報垃圾留言]